張寧芳
教育史研究者

我是教育史研究者張寧芳,關于近代大師和他們的大學校園,問我吧!

季羨林,何炳棣,許淵沖,冰心,蔣夢麟……學問大家們當年如何備考、求學,又在大學里留下過哪些別樣的回憶?蔡元培,魯迅,聞一多,胡適,朱自清……他們如何在動蕩年代里堅守三尺講臺,教書育人?物美價廉的食堂、小吃店,別開生面的校園體育訓練,展現個人風采的學生社團……近代的大學生活其實也很豐富!
我是教育史研究者張寧芳,本科及碩士畢業于北京大學歷史系,華東政法大學法學博士,現任職于高校,研究領域為高等教育史、近代人物和文化等,近日出版新書《那時的大學:大師們的求學記憶(1912—1937)》。關于近代的大學校園,問我吧!
382
思想 2021-09-10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17個回復 共36個提問,

熱門

最新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65

是的,多數農村老年人及其子女之間都會存在這種溫情脈脈的關于要不要干活的爭議,這個沒有對錯,可能只是關于勞作上的觀念的不同。在很多次與全國不同地區老年人的訪談中我發現,對老年人來說,勞動的意義是多重的。首先,農村老年人沒有“退休”概念,只要還能動,就要去地里刨,我見過80多歲腿腳不方便,在自家門前坐在小板凳上挖紅薯的老人。這啟發我,勞動不僅是一種負擔,更是一種基本權利,從勞動本身就能產生意義,勞動是一種本能,不僅有不依附于人的經濟意義,更有滿足作為人的基本需求的政治意義。其次,勞動也是農村老年人活化自己社會關系網絡,老年人的一個生活困境就是社會交往不斷萎縮,我們說在生理性死亡之前,多數人會有一個社會性死亡的過程,生命向外伸展的觸角不斷萎縮,是很糟糕的體驗。與鄰里親朋交換種子秧苗、討論莊稼長勢、交流種植方法、互贈豐收成果等都為他們帶來不少的喜悅、溫暖和憂愁,是非常立體的社會情感體驗,社會性價值就能被生產出來。再次,勞動也是老年人進行家庭情感交流的重要渠道,年輕人大多在城里生活,老年人心有掛礙,但是不想打攪年輕人的工作,他們需要一些溝通交流的媒介。訪談中的老年人說,“知道孩子們什么都買得到,但是我自己種的東西,綠色健康,是錢買不到的,而且想孫子了,他們不來看我,那我就去看他們,借著每個月送菜的機會,我不就看到他們了,每個季節有每個季節的蔬菜瓜果,這個月送辣椒茄子,下個月就可以送南瓜冬瓜”,就像年輕人回家就要大包小包地送給老人表達情感一樣,老年人也通過這些自己親手栽培、撿收的農產品與孩子進行情感表達。最后,勞動也是與自然、自我交流的重要方式,作物的生長衰敗與人的喜怒哀樂是牽連起來的,也是與人的品性態度牽連起來的,心情不好了,去地里轉轉,看到莊稼長勢喜人,立馬就高興起來了;從不同地塊雜草的情況,溝溝坎坎修整的情況等就能判斷這個人勤快還是懶惰,精細還是粗糙,就能轉變成對勞動者的認識??傊?,勞動意義豐富多樣,不能一刀切地阻止老年人勞動,可以在可能的情況下為他們提供便利,注意提醒,時常問候。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