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麗芬
華中科大國家治理研究院博士生

我是曾調研訪談老漂一族,關于老漂族的城居鄉愁,問我吧!

“孩子在哪,我就在哪”,為了幫助兒女照顧孩子,“候鳥式”離家漂泊至陌生城市的老年人,被形象地稱為“老漂族”。他們忙于分擔家務,穿梭在買菜做飯帶娃的三點一線,自己對城市生活的需求被擺在了次要位置。有人說,大城市奮斗的不僅僅是年輕人,還有一批年過半百的老年人,在此別扭地生活著。
老漂族的安全感從何而來?他們的生存狀態是怎樣的?面臨了哪些困難,又該如何化解?我是華中科技大學國家治理研究院博士生黃麗芬,曾調研訪談眾多老漂族,如何理解他們的城鄉生活,問我吧!
143
討論 3天前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4個回復 共12個提問,

熱門

最新

黃麗芬 2天前

是的,多數農村老年人及其子女之間都會存在這種溫情脈脈的關于要不要干活的爭議,這個沒有對錯,可能只是關于勞作上的觀念的不同。在很多次與全國不同地區老年人的訪談中我發現,對老年人來說,勞動的意義是多重的。首先,農村老年人沒有“退休”概念,只要還能動,就要去地里刨,我見過80多歲腿腳不方便,在自家門前坐在小板凳上挖紅薯的老人。這啟發我,勞動不僅是一種負擔,更是一種基本權利,從勞動本身就能產生意義,勞動是一種本能,不僅有不依附于人的經濟意義,更有滿足作為人的基本需求的政治意義。其次,勞動也是農村老年人活化自己社會關系網絡,老年人的一個生活困境就是社會交往不斷萎縮,我們說在生理性死亡之前,多數人會有一個社會性死亡的過程,生命向外伸展的觸角不斷萎縮,是很糟糕的體驗。與鄰里親朋交換種子秧苗、討論莊稼長勢、交流種植方法、互贈豐收成果等都為他們帶來不少的喜悅、溫暖和憂愁,是非常立體的社會情感體驗,社會性價值就能被生產出來。再次,勞動也是老年人進行家庭情感交流的重要渠道,年輕人大多在城里生活,老年人心有掛礙,但是不想打攪年輕人的工作,他們需要一些溝通交流的媒介。訪談中的老年人說,“知道孩子們什么都買得到,但是我自己種的東西,綠色健康,是錢買不到的,而且想孫子了,他們不來看我,那我就去看他們,借著每個月送菜的機會,我不就看到他們了,每個季節有每個季節的蔬菜瓜果,這個月送辣椒茄子,下個月就可以送南瓜冬瓜”,就像年輕人回家就要大包小包地送給老人表達情感一樣,老年人也通過這些自己親手栽培、撿收的農產品與孩子進行情感表達。最后,勞動也是與自然、自我交流的重要方式,作物的生長衰敗與人的喜怒哀樂是牽連起來的,也是與人的品性態度牽連起來的,心情不好了,去地里轉轉,看到莊稼長勢喜人,立馬就高興起來了;從不同地塊雜草的情況,溝溝坎坎修整的情況等就能判斷這個人勤快還是懶惰,精細還是粗糙,就能轉變成對勞動者的認識??傊?,勞動意義豐富多樣,不能一刀切地阻止老年人勞動,可以在可能的情況下為他們提供便利,注意提醒,時常問候。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9個回答

黃麗芬 2天前

肯定也有很適應城市生活的老漂族啊,但目前來看,能夠順利融入城市生活的尚屬于個體現象,而融入存在各種困難的卻是群體問題。在不少城市,政府、社區和社會組織確實在做出很多積極嘗試,有的取得了一定效果。對于老漂族現象的未來,我的判斷是,這是中國社會和家庭發展的階段性現象和問題,一是受到現階段我國城市化進程的框定,也就是說,年輕人雖然在城市里生活甚至是買房了,但是沒法單獨依靠自己安家樂業,必須要父輩的輔助,半城市化的背景下,舉全家之力也只能送年輕人進行工作,保證孩子在城市接受教育,而大多數老漂族并不是現階段城市化的成員。二是從現階段老漂族個體來看,他們多是前半輩子基本從事農業生產,生活在農村的,所以在他們身上就存在著城市與農村生活的巨大張力,這是與這輩人人生軌跡伴隨的特點,但是可能到了2030年,充當老漂族的群體已經是75后,他們年輕時是城市農民工,因而有著豐富的城市生活經驗,可能城市融入問題在他們身上就沒有那么突出,或者以另一種方式呈現出來。三是國家、社區和社會對這個群體的關注度越來越高,很多人在行動,很有可能探索出各種解決或者緩解問題的辦法??傊?,老漂族可能會存在很長時間,與農民城市化進城高度掛鉤,但是老漂族作為一種社會現象的普遍性,作為一種社會問題的嚴重性肯定會逐漸變化,而且我個人的判斷是比較樂觀的。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34

國際空間站真正退役后,美國在地球軌道不會繼續建造國際合作的空間站,而把開發商業空間站的任務,交給私營航天公司。2018年2月13日,美國宇航局(NASA)公布的2019年預算草案表示,美國于2022年將開始建造月球軌道空間站(月球軌道平臺門戶Lunar Orbital Platform-Gateway)。在月球軌道上建造一個空間基礎設施,以便對人類最近的鄰居進行長期研究。2022年后,美國航空航天局將向月球軌道上發射動力和推進裝置,這將成為月球軌道空間站的基礎。目前,原來參加國際空間站的國家和組織,除俄羅斯外,都將參加這項計劃。該空間站將使用比國際空間站更為先進的技術,比如使用閉環生命保障系系和電推進技術。這些新技術將使月球軌道空間站成為人類首個星際中轉站。NASA也將該空間站視作載人火星任務的“試驗場”。
這個國際月球軌道空間站將由模塊化組件搭建,由運力堪比土星五號的美國宇航局的航天運載系統(SLS)火箭運抵月球附近,而航天員則乘坐獵戶座飛船在地球與該空間站之間穿梭,獵戶座飛船也將使用SLS火箭發射。在進入月球轉移軌道后,獵戶座飛船乘員艙將先與SLS火箭末極分離并轉向,與還在SLS火箭上的附加艙段對接,這與1960年代阿波羅飛船指令艙對接登月艙的方式非常類似。但是,與阿波羅登月艙登陸月球表面不同,每次獵戶座發射任務都會攜帶一個附加艙段抵達月球附近。這些艙段最終會在月球軌道上對接,組合成一座航天員的長期住所。其他國家也可以發射自己的組件參與組合,如同今天地球軌道上的國際空間站。
與自 2000 年以來一直有航天員的國際空間站不同,月球軌道空間站不會有航天員一直值守。相反,航天員每次只會在月球空間站停留大約 30 到 90 天。其他時間月球空間站將自動運行。這種情況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與國際空間站相比,將航天員送入繞月軌道成本太高。這可能會讓月球空間站在大部分時間里無人值守。月球軌道空間站的主要功能之一是充當探測器和航天員往返月面的中轉站。NASA 設想在月面沙克爾頓環形山建立一個月球基地。沙克爾頓環形山是月球表面富含水冰的區域。NASA 認為,這一月面基地最終將需要水、廢物處理、著陸器、通信和輻射屏蔽等物資。月球軌道空間站也有可能有遠程遙控月球探測機器人。航天員可以遠程遙控月球車或飛行器,來探測隕石坑或建造用于望遠鏡觀測的無線電天線。畢竟在地球上發出指令和在月球近地球側表面接收指令之間,有兩秒的時間的延遲。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