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歷史請教未來:從漢軍的新戰術轉向論及今天我們的媒介融合

朱春陽(復旦大學新聞學院教授)

2021-05-24 14:21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開卷,有益。
兩年前入手李碩的《南北戰爭三百年》一書,月初才打開,一口氣讀完,感覺此書對李廣難封的解釋,甚是出人意料。李廣難封,馮唐易老,這常常讓人充滿了懷才不遇的感慨。從李碩的理解來看,李廣難封,其實問題在于李廣與漢軍新戰術的游離。武帝時候,漢軍充滿了自信,所以就有了陳湯的名句:“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漢軍的自信來自于新戰術的轉向。之前漢軍和匈奴交陣,步兵吃虧在移動速度上,騎兵輸在騎射功夫上,匈奴襲擾,來去如風,漢軍往往無可奈何。武帝時,衛青、霍去病創造性地把步兵沖擊戰術與騎兵速度結合起來,形成騎兵沖擊戰術,匈奴游擊騎射隊伍遇到這樣狂飆突進的軍陣,往往堅持不了多久就潰不成軍。說白了,騎兵沖擊戰術就是把步兵戰術搬到了馬背上,發揮漢軍步兵接陣優勢,而抵消了匈奴騎兵的速度優勢和遠程騎射優勢。和世居隴西邊陲的李廣相比,衛青、霍去病的騎射技術很業余,但因為戰術的轉向,年紀輕輕就戰功赫赫。反觀李廣,在中國軍事史上,能夠與他齊名的也就是百步穿楊的養由基了。但和匈奴騎兵相比,達到李廣水準的可能就多如牛毛。每與匈奴接陣,李廣總是喜歡和對方較量騎射,甚至離開大部隊游擊出擊。騎射術,對于漢軍而言,是不擅長的,能夠與李廣一起出擊,與匈奴對射的軍士,也是少之又少。這導致李廣雖有“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的美名,但卻很難在與匈奴的較量中建立大的功業。
不過,談到騎射術對中原戰術的影響,繞不開的一個人當然是戰國時候倡導“胡服騎射”的趙武靈王。對比李廣和趙武靈王,會感覺歷史似乎不公平,給了趙武靈王掌聲,而給了李廣更多的是懷才不遇。二者命運的差異性源于何處呢?按照我的一個不成熟的邏輯,中國南北戰爭數百年,其實就是二人命運的一個“隱喻”。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引入的新戰術要解決的主要問題是中原爭霸,即這一戰術引入主要是“南向”作戰,對抗中原步兵,而不是“北向”對抗匈奴。李廣的戰術方向恰恰相反,夢想“師夷長技以制夷”,但徒弟打敗師父的可能性實在是太低了。真正“北伐”“西征”能夠獲得成功,則主要是基于“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即騎兵戰術的革新,中原步兵沖擊戰法與騎兵速度的融合。不過,這一過程也并非一帆風順,而是經歷了數百年,直到小小馬鐙的登場才算最終完成。因為把步兵沖擊戰術搬到馬背上,必須保持士兵在馬背上的穩定性,并降低步兵轉化為騎兵的技術門檻,馬鐙,就是在這一背景下被創造出來,并推動了騎兵沖擊戰術的擴散。
讓我們從歷史的戰場轉向今日的傳媒業。在我看來,今天互聯網和傳統媒體的關系,類似匈奴騎兵和漢軍的關系。媒介融合的過程,其實也是尋找類似騎兵沖擊戰術的創新?;ヂ摼W平臺的傳播特征,和匈奴騎兵戰術類似,萬馬齊鳴,迅疾如風,新技術盡顯風騷;而傳統媒體作為專業組織,厚重有力,但反應遲緩。如果媒介融合的過程,是專業媒體向互聯網一邊倒的經驗遷移,則很大程度上在重復“李廣難封”的悲??;同時,專業媒體的媒介融合評價如果僅僅在既有傳統媒體范圍內進行,則會出現趙武靈王“胡服騎射”的優勢假象。專業媒體的融合發展,應該是把專業優勢融合到新技術的“馬背上”,形成面對互聯網的“騎兵沖擊戰術”。
澎湃新聞常常被認為是中國媒介融合的典范,但他們卻認為自己應該是“媒介不融合”的典范,因為《東方早報》已經不存在了,只剩下澎湃新聞這個新媒體平臺。其實,我卻認為他們嘗試的是融合中的“騎兵沖擊戰術”,作為步兵形態的《東方早報》雖然不存在了,但作為一個專業組織的戰斗力被整體遷移到了互聯網的“馬背上”了,進而獲得前所未有的戰斗力。不過,如何順利延續萌生于傳統時代的專業能力,還需要引入一個“馬鐙”這樣的新創造,以保證專業方陣的穩定性和低轉化門檻。
創新,不是放棄自我,而是為自我尋找一匹“戰馬”,還有“馬鐙”。這或許是歷史給未來的最好的禮物。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韓少華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騎兵,媒體融合

相關推薦

評論(12)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