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東師大中文系2021屆畢業典禮|系友代表嵇海榮先生發言

嵇海榮

2021-06-19 11:34

字號
尊敬的各位老師,親愛的同學們:
大家好!
很榮幸能和大家一起參加畢業典禮。讓我回想起28年前在老校區文史樓三樓大教室里的那個簡樸的畢業典禮。當時只有本科七十幾個畢業生,沒有這么漂亮的會場,沒有學位服,也沒有校友代表發言。我羨慕擁有這個美好畢業典禮的你們,經過努力和奮斗,你們完成了學業,今天美好的一切,你們值得擁有!作為校友,祝賀你們!
在母校就讀,正趕上四十周年校慶,今天回到母校,又將迎來七十大慶。我就這樣,從青春期走到了更年期。但是,看到你們一張張洋溢著青春活力的臉龐,自己也仿佛少年歸來,日漸褪色的青蔥歲月也剎那間清晰起來。
在美麗的麗娃河畔度過的四年,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光陰。我當時認為,現在也依然認為,這里是中國最好的中文系!是的,我和你們一樣,同為中文系制造。
但是,畢竟我們之間橫亙了近三十年的時光。那時的中國,雖然貧窮卻豪情萬丈。學校隔三差五就有一個學術講座,那些著名的學者,作家,評論家,都樂意走進校園分享他們的思想和研究。校園遍地都是詩人,詩會是校園最大的節日,“烏鴉在河邊散步,妹妹你越長越美”,這是食堂海報欄里夏雨詩會的廣告詞,夜晚大禮堂座無虛席,連走廊、門洞都站滿了人,大家就這么站著聽詩歌朗誦。那是一個理想主義的年代,是文藝青年榮光煥發的時代。
寬容和包容是華東師大中文系的傳統,也是我在中文系獲得的最大恩賜。雖然經常逃課,卻總能得到寬恕。很多學生沒來,老師也不著急。有一次,劉大為老師只對著兩個學生講索緒爾和皮亞杰。還有一次,我們班不喜歡某位老師的課,系主任齊森華教授親自來和我們座談,傾聽我們的意見。中文系的寬容一邊讓我們松了一口氣,一邊也增加了我們的羞慚和內疚,倒逼我們用自己的方式去熱愛文學。
在這里,離經叛道也好、完全顛覆也好,老師都會尊重你。在那個時代,給我們這樣的包容,給我們思想上的撞擊,都深深地印在我們的成長軌跡中。
今年植樹節,我們全班同學在母校認養了一棵樹,在掛著的銘牌上,寫上了那個時代影響巨大的德國詩人荷爾德林的詩句:“ 那時,我像一個花蕾掛在你的枝上?!比缤缿賲⑻齑髽涞囊粋€花蕾,我們不斷地從母校汲取著營養。感恩母校,感恩中文系。
我們的背后,是華東師大中文系的傳統,是華東師大中文系大師們的庇蔭。學高為師,身正為范,師大的大師用言行提醒著我們在這個社會上要堅持什么。
被稱為華東師大中文系靈魂的錢谷融教授,在1957年,發表了《論“文學是人學”》,在那個時代,發表這樣的文章,不但需要睿智,還需要極大的勇氣。文章很快遭到批判。但錢先生卻不肯認錯和修改?!爸R分子要有底線,要獨立于天地之間,有如陳寅恪所講‘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卞X先生如是說。
獨立精神和自由思想遠比隨波逐流人云亦云來得沉重和艱難,而這正是大師們留給我們最寶貴的精神遺產。你們即將踏入的社會并不如想象的美好,你的浪漫和詩意可能很快被消磨得圓滑世故。你可以務實現實,也可以明哲保身,你甚至可以選擇躺平,但是,背靠著華東師大中文系上萬名師生校友,請你守護好初心和理想,因為相信,所以看見,因為相信,所以堅持。因為相信,所以幸福。
我大學畢業的1993年,中國的GDP只有日本的七分之一,而今天,已經是日本的三倍。中國經濟正在以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速度發展。我們趕上了一個巨變的時代,努力,奮斗,從一無所有到應有盡有,世俗所謂的成功和財富,也給我們帶來巨大的幸福感。但是,隨著邊際效應,這種幸福短暫而膚淺,我們依然在追問,幸福是什么。
你們和我們不同,生逢盛世,生來就享受著國家強盛帶來的物質繁榮,文化繁盛。你們擁有更優越的條件,更廣博的見識。你們應該有更優渥的方式追求自己的幸福。
分眾傳媒通過美麗中國鄉村支教項目,在云南楚雄捐助了一所分眾小學,我因此認識了一些年輕人,學校17位老師,除了兩位本地老師,其他15位都是來自復旦大學,南京大學等名校的畢業生。他們對我說,中國的鄉村教育其實并不缺錢,缺少的是優質的教育,優秀的老師,所以他們畢業后想先在鄉村支教兩三年再去尋找正式的工作。其中有一個老師,為了告訴孩子們什么是詩意的生活,看到美麗的晚霞,他會停下課程,讓孩子們欣賞窗外自然的美景;下雨天,他會讓孩子們撐著傘,品味朱自清筆下的細雨綿綿;冬日暖陽中,在莊稼地里圍坐成一個圓,和孩子們一起寫詩。讓我們一起來聽聽這些鄉村孩子們的詩:
“想你的星期天,就像眼淚一樣飛快地流走?!?br />
“陽光下的奶奶,像駝了背的大樹?!?br />
“玉米地里的風,把我帶到了紐約?!?br />
“世界太大了,我要用鼻子聞遍世界的香氣?!?br />
這位老師對我說:“孩子們的學習,不只為考高分,而是要學會發現生活中的每一份美好?!?br />
我問他,從繁華的都市來到貧窮的鄉村,你覺得苦嗎?他說,“教育賦予了我使命感,通過育人,我也育見了更好的自己,我感到很幸福?!?br />
剛剛逝世的袁隆平院士說:“我最大的幸福來自于雜交水稻事業,能為社會,為人民做一點好事,是我最大的安慰”。他沒有“學而優則仕”,甚至拒絕了做官。一輩子堅持做自己最喜歡的事,保持精神獨立,是他幸福的前提。名和利不是他幸福的指標,讓天下人能吃飽飯,是他賦予自己的使命和責任。腳踩泥土,夢見禾下乘涼,是他最大的幸福。
這些天“躺平”這個詞火了,躺平可能會帶來短暫的放松,卻絕不會帶來幸福。幸福不是簡單的快樂,而是有意義的快樂。財富和功名雖讓人快樂,但使命和責任,卻會為幸福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
我期待你們能探索自己的興趣,發現自己的使命,堅持自己的理想。你可以去練一門手藝,做一個短視頻博主,帶上無人機去航拍中國,也可以去做義工慈善,創業創新,學術科研。去做自己熱愛的事情,把自己的幸福與成千上萬的人分享。愿你們在自己的星辰大海里找到幸福,做一個幸福的人。你們是后浪,你們幸福了,中國才會幸福。
謝謝大家!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黃曉峰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畢業典禮

相關推薦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