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60萬年薪的校招生,注定了瘋狂教培的崩潰

2021-08-11 18:41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雙減”政策雷厲風行,原來紅得發紫的校外培訓行業被打回了原形,徹底涼涼了。
“雙減”也的確影響到了很多從業人員的職業軌跡。有媒體報道了這么一個戲劇性故事,某北大應屆本科生入職教培機構,從畢業到被通知失業,前后只不過13天。國家的監管“靴子落下”,對這名年輕人來說是不幸的。但是,從這名畢業生的遭遇可以看出,之前教培行業的雷已經埋下。
2020年疫情導致的“集體上網課”讓教培機構贏得了瘋狂的生長期,之后教培資本四面出擊,八方拉客。一些頭部的教培機構,瘋狂到基本只招來自清華、北大的學生,除此之外,只有如北外的英語專業、北師大的漢語言文學專業的學生,才可能獲得入圍機會,而這些機構對名校生開出了保底60萬年薪的天價工資。
一個一天老師沒有當過的本科生,就能拿到60萬元年薪!
這不是眼紅、忌妒,而是感嘆之前教培行業太瘋狂。要明白,教培本身不是高科技行業,不是資本密集型行業,這個行業并不會提升中國的整體競爭力,也不會提升社會的生產效率,相反,培訓行業本身就像那句口號“您來,就培養您的孩子,您不來,就培養您孩子的競爭對手”里所突顯的:這就是一個“制造內卷”的行業。它的“暴利”以及在資本市場上被追捧,不是源自行業有多牛,而是對于全社會的“抽血”和瘋狂制造焦慮。
培訓行業60萬年薪的校招生喜悅的背后,是無數個家庭“3萬塊錢撐不起一個暑假”的焦慮。
時至今日,還有人對于“雙減”政策表示不理解,甚至認為發達的教培行業是在促進中國教育“進步”,是推動教育公平。恰恰相反,畸形的教培是對于正常教學秩序的沖擊。
首先,教培機構就是考試機器“母機”,它并不承擔教書育人的責任,相反,“教師”被考核的是“續班率”等經濟指標,這就導致培訓人員無所不用其極,甚至在內部培訓時被教授可以“用屎尿屁的笑話吸引孩子們的注意力”。這種卑鄙的“商業化”手段和教育的本質南轅北轍,對于心智極不成熟的低齡未成年人來說,毒害嚴重,“老師”異化成了“推銷人員”“服務人員”,教育丟下斯文變成了生意。
其次,很多培訓機構急功近利,急于在短時間內出成績,不惜搞超綱學習、超前學習,配以海量的刷題訓練。這就嚴重破壞了正常的教學秩序。之前瘋狂的教培行業甚至還企圖爭奪教育主導權,讓學校老師苦不堪言。
再次,這種基于海量金錢投入、海量刷題的教培,本身并沒有促進社會公平,而是在加劇社會的教育不公平。
沒有一個瘋狂的行業會持久的,從前幾年畸形高薪的P2P 行業,到一天老師沒有當過就能拿60萬高薪的教培行業。當然,教培行業本身不是一無是處,但是應該回歸本位??梢哉f,60萬年薪的校招生,注定了瘋狂教培的崩潰:家長、學校以及社會都受不了那種瘋狂的壓榨和沖擊。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沈彬
校對:丁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教培,雙減

相關推薦

評論(376)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