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丨為接送二寶,常夜班的我學會了早睡早起

沈振亞

2021-09-03 21:55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8月31日晚接近十二點時接到了一通電話,差點把我逼瘋。
我瘋是有原因的。
當時夜班結束,洗漱完畢,躺在床上,默默把第二天如何送娃、如何接娃、如何吃飯、如何銜接工作等事項清理了一遍。正當困意涌起時,一個電話響起:情況比較特殊,還需要繼續工作,具體到什么時間,暫時不知道。
常年夜班之后,生物鐘早已紊亂,對“早晨六七點鐘的太陽”完全沒有了概念。早在一周前,為了應對即將到來的開學季,尤其是送兩個孩子上學(本學期這個重擔落在了我身上),我練習“早睡早起”。事實上也頗有成效,每晚十二點之前入睡,七點左右起床。
“早睡早起”的習慣一旦被打破,我知道又會迎來頭痛腦脹的早晨,以及一天之內的昏昏沉沉。還有一個擔憂是,萬一睡過頭咋辦?
大寶本學期上小學二年級,小寶剛入幼兒園,幼兒園和小學靠得很近,理論上,送完大寶送小寶,剛剛好;接完小寶接大寶,也剛剛好。但前提是你得有時間,對一個忙碌的雙職工家庭而言,這恰恰是最稀缺的。我們必須要使出所有辦法,才有可能讓這個新的“體系”正常運轉起來。
由于各種各樣的原因,父母親和岳父岳母暫時都沒法過來幫我們帶娃。兩邊的老人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已經付出了很多。像小寶,由岳父岳母帶到了三歲半,如果沒有他們的無私付出,很難想象我們兩個人怎么既要工作,又要帶大寶,同時還要帶小寶。
小寶與外公外婆感情深厚,舍不得離開他們。前兩天,在提前適應即將到來的幼兒園生活時,她就不太樂意過來,而且情緒激烈,幾乎是連哄帶騙才將其從鄉鎮上帶回家。其實不僅是小寶需要適應新的生活,我們原來的“三口之家”也需要適應新情況新系統。
絕大部分的中國家庭,在帶娃這件事上,可能都免不了家中老人的幫助,尤其是在學齡前。如果沒有他們的幫忙,即使家中只有一個孩子,難免也會“雞飛狗跳”,何況是兩個孩子?,F在生育政策放寬,但對于第三個孩子,我只能想想,即使開玩笑地說要“生三胎”,也幾乎會遭到所有家人親戚的一致反對。
主要的問題在于,在整個低齡養育的環節,社會性服務是缺失的。比如,課后服務政策出臺前,如果沒有家中老人協助,對一個雙職工家庭而言,他們應該怎樣去接孩子放學?除了請假,你沒有別的辦法。當然,我也聽說過一些小區有接送及延伸服務,但并非所有小區皆有類似機構存在。
“雙減”政策出臺后,可以想象,孩子們的學業壓力會有所減輕,這對于減輕父母的壓力也是顯而易見的。當然,它的具體效應還有待后續觀察,但其方向無疑是正確的,也讓略顯沉重的父母們稍開心懷。
在這幾天的接送、帶娃、陪伴過程中,我深切地感受到,這并不比任何一項我正在從事的工作來得輕松,甚至更為復雜精巧。小寶在9月1日開學后,毫無征兆地情緒低落,比前兩天差了很多,晚飯時甚至無聲流淚不吃飯。你需要去找到原因,并解決它。我在學校、家和單位之間奔波,完全沒有時間再去任何一個地方,也完全沒有想過其他事??偹?,暫時撐了過來。
某個時候,諸多因素疊加,會產生一種如此帶娃“難以為繼”的錯覺,而且我也知道,這遠遠還不是最困難的時候,比如,哪天小孩感冒發燒了,目前這種“脆弱的平衡”又會被打破,疲于奔命的時刻尚未到來。不過,我也相信,這無非又是一次重建系統平衡的契機。只要我們愿意,我們總是有能力、有辦法來尋得這種新的平衡。
還需要說的是,永遠不要低估系統的自我平衡能力。通過一周時間的觀察,你會發現,當兩個小家伙在一起時,她們的自理和互助能力都提高了。她們自己玩游戲,自己吃飯,自己洗澡,結伴睡覺,她們相差四歲,有“重疊共識”,你所要做的,就是掌握好介入與旁觀的分寸,既不過分,也不無為,提供一些必要的幫助。
這是一個艱難的開始,也將是一段充滿驚喜的歷程。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沈彬
校對:欒夢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二寶,開學

相關推薦

評論(40)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