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思想周報丨全球減碳與非洲發展;阿富汗變天后的中亞

盧南峰,莊沐楊

2021-09-06 10:13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全球減碳在非洲
如今,經濟減碳脫碳已成世界主流國家的共識和行動,率先完成工業化并已進入后工業化時代的發達國家在此問題上尤為激進。今年4 月,包括法國、德國和英國在內的七個歐洲國家宣布將停止對某些海外化石燃料項目的公共資助。不到一年前,世界上最大的挪威主權財富基金因環境問題出售了主要礦業和能源公司的頭寸。2018 年,愛爾蘭成為第一個承諾完全放棄化石燃料的國家。
8月31日,尼日利亞副總統葉米·奧辛巴喬(Yemi Osinbajo)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es)網站刊文。這篇題為《撤資的謬見》的文章認為,禁止化石燃料投資將壓垮非洲。
奧辛巴喬寫道,在從石油和天然氣中獲利數十年后,越來越多的富裕國家禁止或限制對化石燃料(包括天然氣)的公共投資。這些政策通常對不同種類的燃料不加區分,也沒有考慮到某些燃料在推動發展中國家——特別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經濟增長方面所起的重要作用。在發展金融機構試圖平衡氣候問題與促進公平發展和加強能源安全的需要之際,英國、美國和歐盟都采取了積極措施限制化石燃料投資。一些股東正敦促世界銀行和其他多邊開發銀行也這樣做。例如,面對歐洲股東的壓力,非洲開發銀行(African Development Bank)越來越無法支持大型天然氣項目。就連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也呼吁各國停止所有新的化石燃料勘探和生產。非洲一座化工廠

非洲一座化工廠

盡管所有國家都必須在應對氣候變化的斗爭中發揮自己的作用,但從碳基燃料的全球轉型必須考慮到各國之間的經濟差異,并允許通過多種途徑實現凈零排放。對于像尼日利亞這樣自然資源豐富但仍然缺乏能源的國家來說,轉型絕不能以人民、城市和工業負擔得起和可靠的能源為代價。相反,它必須是包容的、公平的和公正的——這意味著保留可持續發展和消除貧困的權利,正如2015年巴黎氣候協議等全球條約所規定的那樣。
奧辛巴喬認為,限制在非洲的天然氣投資收益甚微、代價巨大。它對限制全球碳排放幾乎沒有作用,反而會嚴重損害非洲大陸的經濟前景。目前,非洲亟需能源:除南非外,撒哈拉以南非洲10億人口的發電能力僅為81千兆瓦,遠低于英國的108千兆瓦。此外,這10億人口對全球累積碳排放的貢獻還不到1%。以尼日利亞為例,該國人均碳排放量僅為0.6噸,低于全球人均4.6噸的水平,更遠低于歐洲人均6.5噸和美國人均15.5噸的水平。換句話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能源使用和排放非常低,即使通過天然氣將電力消耗增加兩倍,也只會給全球排放增加0.6%。
但是,限制化石燃料項目,特別是天然氣項目的發展,將對非洲產生深遠的負面影響。天然氣并不是在每個非洲市場都有意義,但在許多國家,它是幫助人們擺脫貧困的關鍵工具。天然氣不僅用于發電,還用于工業、化肥和清潔烹飪。液化石油氣已經取代了最廣泛用于烹飪的大量有害木炭和煤油,挽救了此前因室內空氣污染而喪生的數百萬人的生命。天然氣作為發展中國家,特別是非洲發展中國家的過渡燃料的作用,再怎么強調也不過分。
然而,非洲的進步可能會因為發達國家限制對所有化石燃料的投資而付諸東流。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由于缺乏發展資金,天然氣項目正日益受到威脅。美國國際開發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和世界銀行的國際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等機構都是專門為幫助在私人資本尚未填補缺口的國家推動具有高影響力的項目而設立的。在能源需求最旺盛的市場,天然氣管道和發電廠需要發展資金來吸引其他資本并使此類項目得以推進。在尼日利亞,一個由國際金融機構組成的財團幫助建設了Azura-Edo電廠,將該國的發電能力提高了10%。尼日利亞及非洲國家需要更多這樣的發電廠,為其人民、工業和不斷發展的城市提供電力,并平衡間歇性的太陽能發電。全面禁止對所有化石燃料的融資將危及這些目標。
鑒于包括日本、英國和美國在內的富裕國家都將天然氣納入了本國向清潔能源轉型的數十年計劃之中,這些國家限制在非洲的化石燃料的投資更加難以令人接受。例如,比利時的天然氣使用量自1990年以來已經翻了一番,并計劃在未來幾年建設更多的天然氣發電能力。德國堅持至少在2038年之前燃煤,并正在建設北溪2號(Nord Stream 2)天然氣管道,以確保自身的能源安全。一些歐洲和美國最大的私營公司甚至在非洲——加納、莫桑比克、尼日利亞和塞內加爾等國家——開發天然氣,以出口到亞洲和歐洲。但與此同時,它們的政府卻試圖切斷對非洲國內天然氣項目的融資。
奧辛巴喬指出,清潔能源是尼日利亞政府向凈零排放過渡計劃的核心。例如,該國的旗艦項目Solar Naija旨在利用太陽能微型電網和獨立系統,到2023年為500萬家庭供電。但離網可再生能源只是解決方案的一部分。對于尼日利亞和大多數其他撒哈拉以南國家來說,薄弱的傳統電網將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繼續阻礙風能和太陽能的普及。天然氣發電可以快速增減規模以滿足需求,從而有助于平衡尼日利亞的能源結構,并能夠更多地利用風能和太陽能等可變能源。尼日利亞需要的天然氣電廠的預期運行壽命在25到30年之間,它將在本世紀中葉過渡到更清潔的能源系統。但該國的公民不能被迫等待電池價格下降或新技術出現,才能擁有可靠的能源并過上現代、有尊嚴的生活。
奧辛巴喬最后寫道,尼日利亞和其他非洲國家致力于實現凈零排放的未來,尤其是因為它們極易受到氣候變化的不利影響。非洲通過國家自主的貢獻表達了對《巴黎協定》的承諾。但是,他們對氣候行動的承諾不能與他們的能源需求分開。一個公正的全球能源轉型必須包括非洲,它不能剝奪非洲人民享有更繁榮未來的權利。富裕世界不應阻礙非洲大陸的經濟發展,而應幫助非洲的能源生產商為重要的天然氣項目獲得融資,這些項目可以成為通往凈零排放、可再生能源項目以及處理這些項目所需的現代電網的橋梁。氣候行動不應意味著扼殺所有化石燃料項目,而應促進資本流向最需要資金的國家。
難民,資源,野心:阿富汗變天后的中亞
塔利班的卷土重來讓阿富汗政局成為了國際輿論的焦點,與諸多關注美國的介入與撤軍以及阿富汗當地政治社會問題的討論不太相同的是,專注于中亞和東歐地緣政治的Eurasianet將目光對準了中亞各國——阿富汗北邊的鄰國包括了傳統中亞五國中的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這些國家早在塔利班尚未奪取喀布爾之前就已經開始著手應對即將到來的變局。這其中,難民和邊界問題是對中亞各國最為直接的影響,而與阿富汗之間的資源合作與援助,以及如何在塔利班掌權之后重新施加各自在阿富汗的政治影響力,也是這些國家需要考慮的問題。塔利班擬組建12人委員會治理阿富汗,其中包括加尼政府成員。

塔利班擬組建12人委員會治理阿富汗,其中包括加尼政府成員。

對于中亞各國來說,最為直接的挑戰就是要調整面對阿富汗的外交政策,其中首要明確的問題則是,塔利班會是他們的敵人嗎?在阿富汗共和國當局還未投降時,塔利班就已經開始掌握阿富汗與周邊各國的邊界據點。最早在6月時,塔吉克斯坦與阿富汗的邊界據點之一Shir Khan Bandar就已經落入塔利班手中,迫使忠于喀布爾當局的守軍越過國界線向塔吉克斯坦求助;同樣,阿富汗和土庫曼斯坦交界的樞紐Torghundi也已經為塔利班控制。但至少對于烏茲別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來說,塔利班并非純粹的敵人。此前,這兩個國家已經與塔利班有過官方往來。
隨著8月下旬塔利班推進的加速,中亞各國也更加積極地就該國形勢發表回應。塔利班的攻勢使得一些阿富汗人開始向周邊國家遷移,其中不少是難民或者是士兵。在喀布爾失守之前,烏茲別克當局還在和阿什拉夫·加尼政府討論遣返士兵事宜。而在喀布爾失守當天,烏茲別克斯坦就接收了將近800名阿富汗人,其中一部分安置在了距離兩國邊界不遠的營帳,而另外一部分(包括一部分阿富汗政府軍士兵)則被安置在一處用于應對新冠疫情的隔離設施。其他中亞國家在面對阿富汗外溢的難民問題時的表態也并不明確。塔吉克斯坦一度聲稱會接收多達10萬名阿富汗難民,但幾天之后就被該國外交部長以擔憂新冠疫情輸入為由予以公開否定。到8月27日,塔吉克方面暫時接收了1000名阿富汗難民,此前也有2000個阿富汗人從塔吉克離開前往第三國。不過,塔吉克方面也暫??缇吵鋈胫钡浇衲?月20日,接下來任何難民接收問題都將會是該國政府的官方舉動,而有需要的阿富汗人已經無法通過普通渠道入境塔吉克斯坦了。
在哈薩克斯坦,該國政府則表示會密切追蹤阿富汗的局勢,但并無意接收阿富汗難民,其鄰國吉爾吉斯斯坦則表示會給一些阿富汗青年簽發學生簽證。不過,吉爾吉斯的簽證政策似乎也沒有了下文。該國的阿富汗留學生既對喀布爾的迅速失守感到震驚,另外一些學生則因為暑期返鄉而滯留阿富汗,仍在等待吉爾吉斯方面提供簽證。但隨著時間推移,這些希望離開阿富汗的青年可能會面臨更為艱難的局面,包括航班縮減以及簽證政策限制。
在喀布爾失守之后,逃離阿富汗來到中亞各國的難民幾乎都面臨相同的問題,即一旦他們無法獲得第三國的簽證,這些中亞國家就很有可能在一定時限內將他們遣返回阿富汗。據報道,9月2日,歐盟正在準備一份多達6億歐元的提案,目的是幫助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和伊朗等國家接收阿富汗難民。8月27日,烏茲別克方面宣布他們會在一個與阿富汗接壤的城市帖爾米茲(Termez)設立一個物流中心,用來調度支援阿富汗的物資,目前該計劃在聯合國及歐盟的參與下持續談判中。帖爾米茲距離烏阿兩國唯一的陸路口岸大約2公里,其物流樞紐于2016年落成。由于新冠疫情以及政局動蕩,今年冬天預計阿富汗國內將面臨頗為嚴重的糧食危機,提前籌備避免人道主義危機出現也顯得迫在眉睫,而中亞各國也被視作是解決這一問題的極大助力。其中,世界糧食計劃署約有一半糧食資源是經由烏茲別克斯坦運送的,有關帖爾米茲的談判是在既有條件基礎上,持續開展一項對于阿富汗和烏茲別克而言都顯得利大于弊的合作計劃。
另一方面,哈薩克斯坦依然對難民問題不置可否,并且作為糧食出口巨頭,隨著塔利班獲得阿富汗中央銀行儲備的渠道被美國方面切斷,喀布爾的新主人能否撥出充足的資金繼續購入足夠的糧食也要打上問號,而這也意味著,哈薩克斯坦會有大批糧食無法找到合適的買主。在2020年,哈薩克斯坦出口的面粉中有三分之二為阿富汗當局所購入,另一個阿富汗仰仗的糧食出口國是烏茲別克斯坦,不過后者同樣依靠從哈薩克購入的谷物進行糧食生產。隨著阿富汗市場的暫時關閉,約有300萬噸來自哈薩克斯坦的小麥需要尋找買家。中亞的鄰國雖然同樣長期從哈薩克購買糧食,但他們付出的價格比起阿富汗要低,而且也并非只是依賴哈薩克的出口;另一個可能的選項是格魯吉亞,后者希望借此擺脫對俄羅斯高昂的出口物資的依賴,但哈薩克當地的糧業巨頭似乎對這個選項并不滿意,而另一個潛在買主伊朗也由于國際制裁的緣故,可能成為一個和阿富汗一樣前途未卜的買家。
而在土庫曼斯坦,該國領導人與喀布爾的新主人之間更像是生意合作伙伴關系,他們對于難民問題只字未提,而是開始推進與塔利班的經濟和資源的合作開發。在掩耳盜鈴的防疫政策下,土庫曼斯坦正在加快與塔利班的經貿合作。相比起其他中亞國家的反應,尤其是面對可能或已經到來的人道主義危機時做出的舉動,土庫曼斯坦的反應顯得更加冷漠。他們奉行的是更加“實用主義”的策略,幾乎在判斷勝利天平向塔利班傾斜之后就立馬開始與塔利班開啟官方往來,并直言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和土庫曼斯坦之間的關系如兄弟一般。
在難民、資源和經貿往來之外,也有來自中亞的聲音在對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局勢持續發聲。其中,塔吉克斯坦的表態也值得關注。比起更加富有的哈薩克斯坦,近年來因逐步對外開放而吸引西方目光的烏茲別克斯坦,以及神秘的土庫曼斯坦,塔吉克斯坦的角色不容忽視。在阿富汗,除去普什圖人之外,塔吉克人族群占據了該國人口約27%。隨著塔利班的重新抬頭,在塔吉克斯坦,一些民族主義信眾指責塔利班在當政期間曾對非普什圖人的少數族裔展開種族滅絕,其中就包括對塔吉克人對迫害;一些塔吉克極端民族主義者甚至試圖加入位于潘杰希爾的反抗武裝,以對抗塔利班。8月25日,塔吉克斯坦總統拉赫蒙也已經表態稱,除非塔利班組建一個包含所有少數族裔成員在內的新政府,否則該國將不會承認新的塔利班政權。拉赫蒙也直言,塔利班的政治信譽影響了他對于這個組織的信任,他們是否最終會落實與阿富汗各方政治力量分享權力的承諾也值得懷疑。如今看來,即將出爐的塔利班新政府似乎已經將此前在共和國政府任職的女性官員排除在外,拉赫蒙的言論固有其利益導向,但也已經有所印驗。
在9·11二十周年到來之際,Eurasianet也刊出了一篇美國駐塔吉克斯坦前大使Franklin P. Huddle, Jr.的回憶文章,提到了這個國家在地理、文化和語言上與阿富汗之間的親緣關系,以及塔利班崛起之后該國領導人與流亡杜尚別的反塔利班政治人物之間的往來。對于這位美國外交官而言,20年前的9·11和阿富汗戰爭實際上讓美國和西方重新發現了中亞,尤其是塔吉克斯坦。這種說法其實代表著很大一部分關注中亞和阿富汗局勢的輿論心態和固有視角。但在傳統意義上的大國視角之外,一個地理位置微妙、本國政治社會問題紛繁復雜的國家,其政局動蕩所引發的遠不是大國之間棋盤上的博弈,它對鄰國的影響與這些與動蕩直接發生關系的國家,或許能為理解政局變天的起因與后果提供更多被遮蔽的視角。
參考資料:
Unpacking Eurasia’s role in the Afghanistan evacuation: https://eurasianet.org/unpacking-eurasias-role-in-the-afghanistan-evacuation
Central Asia and Afghanistan: Enemies at the gate?: https://eurasianet.org/central-asia-and-afghanistan-enemies-at-the-gate
Central Asia scrambles for clear response as Afghanistan crisis spills over: https://eurasianet.org/central-asia-scrambles-for-clear-response-as-afghanistan-crisis-spills-over
Kazakhstan freezes apparent Afghan refugee plans amid grumbling: https://eurasianet.org/kazakhstan-freezes-apparent-afghan-refugee-plans-amid-grumbling
Tajikistan temporarily takes in around 1,000 Afghan refugees: https://eurasianet.org/tajikistan-temporarily-takes-in-around-1000-afghan-refugees
Kyrgyzstan: Afghan students in limbo: https://eurasianet.org/kyrgyzstan-afghan-students-in-limbo
Kyrgyzstan: Afghanistan crisis seen stoking xenophobia for Pakistanis: https://eurasianet.org/kyrgyzstan-afghanistan-crisis-seen-stoking-xenophobia-for-pakistanis
Uzbekistan offers to act as hub for Afghanistan aid: https://eurasianet.org/uzbekistan-offers-to-act-as-hub-for-afghanistan-aid
Kazakhstan wheat redirected away from Afghanistan: https://eurasianet.org/kazakhstan-wheat-redirected-away-from-afghanistan
Turkmenistan: Taliban of brothers: https://eurasianet.org/turkmenistan-taliban-of-brothers
Turkmenistan: Sins of commission: https://eurasianet.org/turkmenistan-sins-of-commission
Tajikistan: President demands Tajik role in running Afghanistan: https://eurasianet.org/tajikistan-president-demands-tajik-role-in-running-afghanistan
Memoir | 9/11: The American discovery of Tajikistan: https://eurasianet.org/memoir-911-the-american-discovery-of-tajikistan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朱凡
校對:劉威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澎湃思想周報,全球能源轉型,非洲經濟,阿富汗變天,中亞

相關推薦

評論(12)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