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榮枝案將于9日再開庭:被告人此前已做最后陳述,或將宣判

澎湃新聞記者 衛佳銘 王選輝

2021-09-06 20:57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首次開庭8個多月后,備受關注的勞榮枝案將于9月9日上午9點在南昌中院再次開庭。
6日晚間,澎湃新聞(www.xalcan.com)從合肥被害人小木匠陸中明妻子朱大紅的法援律師劉靜潔處獲悉,她已收到法院再次開庭的通知,并將此消息告知了陸中明家屬。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2020年12月21日,勞榮枝案在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勞榮枝被控犯下故意殺人罪、搶劫罪和綁架三宗罪。去年12月的庭審持續了兩天,勞榮枝進行了最后陳述,最終法院宣布休庭,另行擇期宣判。
勞榮枝,1974年生人,原系九江石油化工公司的小學教師,其男友法子英此前因綁架、搶劫和故意殺害7人于1999年11月18日被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并于當年12月28日被公開處決。2019年11月28日,逃亡近20年的勞榮枝在福建廈門落網。
南昌市檢察院指控,在1996年至1999年期間,勞榮枝和法子英共同謀劃在南昌、溫州、常州、合肥犯下4起綁架、搶劫、故意殺人案件,其中勞榮枝參與殺害5人,并搶劫大量錢財。
開庭時,當公訴人宣讀完起訴書后,勞榮枝當即表示“不認可”,她稱合謀不存在,自己也是受害者,參與作案是遭到法子英的脅迫。
澎湃新聞在庭審現場注意到,在首日長達7個小時的庭審中,勞榮枝不下數十次重復辯解:“我能找到很多工作,我根本不屑于做搶劫的事,我真的沒有傷害人的故意?!?br />
唯獨面對案件被害人小木匠陸中明遺孀朱大紅時,勞榮枝用手扶住額頭,朝著朱大紅微微鞠了一躬,表示對被害人沉痛哀悼,并稱為自己的膽小怯弱不敢面對、逃亡20年沒有投案而感到抱歉,愿意傾盡所有進行賠償。
在法庭調查階段,控辯雙方展開激烈質證,庭審披露了當年作案時勞榮枝參與的細節:在南昌案中,她曾建議法子英剪斷被害人熊某義鄰居的電話線并協助捆綁被害人;她曾在偵查階段供述,在常州案中,她單獨看管受害人劉某時曾用老虎鉗對其擊打,并用言語恐嚇等等,卻在法庭上翻供。
控方當庭出示的證據多為勞榮枝本人供述、法子英當年供述及案發時的物證及證人證言。開庭首日,庭審中出示的生物學證據中,暫無直接指向勞榮枝殺人的證據,其余部分物證的實物也因年代久遠滅失,不存在重新鑒定的可能。
南昌市檢察院公訴意見書認為,被告人勞榮枝為系列犯罪主犯,犯罪手段極其殘忍,犯罪后果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其主觀惡性極深,應當承擔故意殺人罪、綁架罪、搶劫罪相應刑事責任。
對檢察機關指控的事實,勞榮枝及其辯護人對所涉搶劫、綁架罪的犯罪事實未作過多辯解,但否認致被害人死亡的情節,否認檢察機關故意殺人的指控。
在最后陳述階段,勞榮枝謝絕了審判長建議,堅持拿著提前準備好的手稿宣讀。她說,想當著所有媒體的面,對被害人家屬說一聲晚了20年的“對不起”,愿逝者安息。
但她仍重申,自己是受害者,“我承認我有罪,我真心悔罪?!眲跇s枝稱,她在21歲時被法子英利用、脅迫,遭受毆打,也想過自殺和逃跑,但不知道要向什么人求助,錯過了一次次機會,最終釀成無法挽回也不可饒恕的后果。
“1999年,當知道法子英殺了陸中明后,我內心的恐懼到了極點,我害怕坐牢,沒有勇氣自首。歸案后,我的內心得到了救贖。在逃亡期間,我常去教堂做禮拜。2005年,我的父親去世,我沒能見到最后一面,今年我的母親也已經80歲了,我一天都沒能盡孝?!?br />
說到對家人的愧疚,勞榮枝再次落淚。她認為,自己沒有停止暴行,是真的錯了。在最后陳述中,她還自稱36歲那年曾患上宮頸癌,與死神擦肩而過,“我覺得是上帝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笨祻秃?,她曾想去做義工,但是因沒有身份證,找不下正經工作,內心異常煎熬,經常兩三點鐘都睡不著覺,總覺得每天都是最后一天,“所以我盡量善待我身邊的每一個人,你可以說我不優秀,但是不能說我不善良?!?br />
兩天每日7小時的庭審中,勞榮枝從不放過每次發言的機會,除了辯解外,她還不斷講述自己在逃亡生活里“與人為善”的經歷:或是幫炸鮮奶的店主創造每月6至8萬的業績,或是拿著1800元的底薪在酒店翻被單,但她也不避諱說起自己從前的錯事,“我確實不是那么純潔的女孩,我當時就是想讓熊某義(南昌案被害人)在我身上花點錢?!?br />
在這一點上,勞榮枝又是矛盾的,因為她也反復在庭審中提及,她想有女性朋友,不想依賴在男性身上,但同時又以因外貌收獲的好處自信。
勞榮枝最后說道,如果還有機會回歸社會,她希望能向受害者家屬補償,期待法庭給她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做出公平公正的判決。
這些說辭在被害人家屬和代理律師劉靜潔看來都顯得格外刺耳,“相比之下,看看朱大紅一家過的是什么生活?農村婦女獨立撫養三個孩子和一個失明的婆婆,至今還欠著幾十萬的外債。她(勞榮枝)還有錢去整容和養狗?!眲㈧o潔說。
因勞榮枝沒有當庭認罪認罰,此前庭審中公訴人未給出量刑建議,最終等待她的判決尚待法庭的進一步審理。
一審開庭過去8個月后,9月6日晚間,澎湃新聞從合肥被害人小木匠陸中明妻子朱大紅的法援律師劉靜潔處獲悉,她已收到法院再次開庭的通知,并將此消息告知了陸中明家屬。劉靜潔表示,她將于近日前往南昌出席庭審,此次勞榮枝或將會等來遲到的判決。今年8月,澎湃新聞也曾聯系勞榮枝二哥勞聲橋,他表示家屬截至目前仍未能獲得會見機會,勞榮枝法律援助律師則對他們表示,因為案情復雜,法院需要更多時間審理。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盧義杰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分析,刑事案件再次開庭,通常有兩種可能,一是法官經過合議認為案件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且上一次開庭依法走完了包括法庭辯論、最后陳述在內的所有庭審程序,第二次開庭直接宣判的可能性較大。另一種可能是出現了對定罪量刑有重要影響的新證據,或是法官認為就某一重要事項有必要重新辯論。但此時僅圍繞新證據等內容進行法庭調查、法庭辯論,不重復此前庭審內容?!皞髌被虺鐾ネㄖ獣鴷d明此次開庭的事由?!北R義杰說。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崔烜
校對:徐亦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勞榮枝案

相關推薦

評論(207)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