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視角下《失控玩家》:當NPC在不平等的虛擬世界覺醒

吳晨

2021-09-09 14:58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我是帶著元宇宙的想象去看《失控玩家》(Free Guy,2021)的。緊湊的情節和動感的特效之外,《失控玩家》(影片的翻譯還是缺了一點準頭,應該是失控“被”玩家才對)至少開了三個腦洞。
第一個腦洞是:人工智能產生智慧的標志是什么?《失控玩家》劇照

《失控玩家》劇照


《失控玩家》給出的回答是,作為背景和道具的主角,名字叫Guy的人工智能NPC(Non-Player Character,非玩家角色)會感到無趣,厭倦一天又一天周而復始的生活,厭倦成為玩家們的布景和道具——雖然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布景或者道具——對每天都遇到的銀行打劫事件感到厭煩,終于在某一天挺身而出,做出改變自己角色定位的“出格”行為,打開了潘多拉盒子。
這樣的情節安排,首先是向之前的影片致敬(比如1993年的老片子《土撥鼠之日》),因為只有日復一日的周而復始,同樣的新聞、同樣的咖啡、同樣的卡斯、同樣的臺詞,才會讓有意識的人覺醒。高科技營造逼真的虛擬世界的表象之外,表達的其實是被一再強調的母題:當你對現實的生活厭倦了之后,怎么做才能打破不斷重復了無新意的束縛?
《失控玩家》所給出的關于人工智能覺醒的答案,并不是他的自我認知,或者說,擁有自我意識和自我認知,只是AI覺醒的第一步,只有他采取行動,改變自己的宿命,打破被安排好的人生,無論這樣的安排是游戲里編程的重復,還是人類文學中母題中的“娜拉出走”問題,他才真正意義上有所覺醒。
新書《千腦》(A Thousand Brains)對未來智慧的人工智能有這樣一種預測:他首先要去理解自己身處的世界,為自己身處的空間環境建立模型,他需要去在時空中探索這個模型,這些都是他獲得智慧的基礎。此外,他必須有目標和驅動力,而這兩點是他獲得智慧的決定因素。顯然,Guy學會了在虛擬游戲世界中暢游,也逐漸獲得了目標和驅動力。Guy被程序員所設定的目標和驅動是找到夢想中的女朋友,當他邂逅了命中注定的女玩家之后,目標和驅動被啟動了。當進化開啟了無限的可能之后,再沒有回頭的路。
這里解釋一下,現在元宇宙(Metaverse)概念大火,那到底什么是元宇宙呢?我的理解是現實和虛擬世界高度融合,許多現實中存在的東西可以用非常逼真的方式在虛擬世界中還原,每個人都可以自虛擬世界中構建自己的數字分身,在虛擬世界中不僅可以游戲,而且也可以開會、上課、購物、聽演唱會。
全球互聯網巨頭之中,Facebook對元宇宙的布局最早。2014年,當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斥資20億美元收購虛擬現實(VR)設備制造商Oculus時,很多人以為他是給自己買了個玩具。不過,隨著基于Oculus平臺的游戲不斷開發,以及Facebook剛剛推出虛擬辦公VR套裝Horizon Workroom之后,扎克伯格的元宇宙設想變得逐漸清晰。他不僅僅把元宇宙視為享受游戲或其他沉浸式娛樂的地方,也把它設想為人們生活和工作的虛擬空間。他希望五年之后,Facebook首先被視為一家元宇宙公司,而不是社交媒體公司。
《失控玩家》給元宇宙增添的想象力恰恰在于,如果元宇宙中不僅有人類的數字分身,也有數字的NPC,而且這些角色也會擁有智慧,世界會變得更豐富更離奇。《失控玩家》劇照

《失控玩家》劇照


《失控玩家》里開第二個腦洞是,在虛擬世界中,做一個好人也能大火。
影片設置的游戲世界“Free City”(自由城)可以被理解為玩家擁有無限自由、可以為所欲為的地方。如果對成年人電子游戲做一番梳理的話,你會發現,有很大比例的熱門游戲其實是在虛擬世界讓人解脫現實世界中各種束縛,享受“充分的自由”,而這種自由常常表現為血腥(殺戮)和刺激(飆車),也就是在現實世界中很少見且顯而易見的惡行(《西部游戲》亦是如此)。虛擬游戲世界中Guy當著一大批NPC問人類玩家,現實世界中搶銀行、飆車或者殺人的情節是每天都發生么?答案不言自喻。
所以,Guy選擇了一條完全不同的打怪升級的路,一條羅賓遜或者佐羅的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正道,這一下子讓所有的玩家為之一振,因為稀罕,所以有趣,也上了現實世界中新聞的頭條。
有必要把游戲行業的生態做一下介紹:爆款的游戲,資深玩家不僅沉浸在游戲的虛擬時空之中,也可以在現實世界中受益。他們在游戲世界中闖關打怪獲得的十八般武藝可以在現實世界賺取“名聲”甚至變現。因為游戲世界的體驗已經出現了分叉:玩家們一邊沉浸在虛擬世界中的各種打斗,一邊在各種平臺上直播,吸引越來越多看客;看客的增加又強化了虛擬世界直播的觀賞性,讓資深玩家有更強的表現欲。Guy在一個原本沒有任何禁忌每天都是打打殺殺的世界,走出了一條清流的路,讓很多人都在猜測,這是一個什么樣的異端,從而成為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兩棲的名人,一個真正元宇宙明星。《失控玩家》劇照

《失控玩家》劇照


第三個腦洞則是,機器覺醒的時代,NPC們也可能也會用腳來投票,NPC罷工會讓虛擬世界中的各種幻想變得味同嚼蠟。
游戲是正在進行時的“元宇宙”世界,這個世界很多時候是讓玩家去逃避現實的。電影中一個二十二歲還宅在家啃老的胖玩家,在自由城里卻是掌握著重要資源的黑幫“大佬”。換句話說,往往在現實世界中無法得到的東西,更能激發玩家在虛擬世界中去爭取,而這種爭取自然會強化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之間的反差。
Guy鼓噪虛擬世界中NPC用腳投票,打破算法的牢籠,不再甘當人類玩家的背景和玩具,背后更深層次的寓意恰恰是,在元宇宙的世界,我們需要為全新的“與機器共存”的生活方式做好準備。在我們能預見的未來,“人+機器”的模式可以是相輔相成的互補模式,我們可以把人類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和覺得乏味的事情——絕大多數簡單重復的工作——交給機器,而不用擔心機器會因為996而抱怨。機器理論上是可以24小時連軸轉的。
但是延伸到未來元宇宙的世界,當我們每個人都在虛擬世界中有了完備的數字分身之后,如果我們希望在元宇宙里的體驗更豐富,更“不勞而獲”的時候,我們可能需要制造出龐大數量的NPC來為我們提供服務。
《失控玩家》開的第三個腦洞其實是給我們以警醒,當元宇宙的世界變得和真實世界一樣真實的時候,元宇宙的世界同樣不會長久地容忍不平等。當NPC擁有人一樣的智慧之后,我們也要學會平等地對待他們。
《白蓮花度假村》(White Lotus)是這個夏天描述當下不平等最具黑幽默的一部美劇,把它與《失控玩家》放在一起觀看,可以讓我們對元宇宙的所構建的科幻外殼與未來人們在元宇宙中的生存狀態之間一定會存在矛盾沖突有更清醒的認知。
《白蓮花度假村》的劇情發生在夏威夷海島上的一家豪華度假村里。到這里度假的游客期待的是奢華而放松的生活——陽光、海灘、美食、篝火——當然還少不了一流的服務。但從第一天起,度假村里度假的游客(富人)和服務員(普通人)之間的階層差別就若隱若現,并隨著劇情的推展而變得日益尖銳。《白蓮花度假村》劇照

《白蓮花度假村》劇照


挑剔的富家子因為套房并不是媽媽幫著定的頂級套房而唧唧歪歪,酒店的經理使勁解數打太極,富家子新婚的窮家女妻子看穿了丈夫的空虛,在奢華而空洞的生活和找尋自我的意義之間搖擺不定;同樣另一個度假的女主外男主內的家庭,妻子仿佛臉書COO桑德伯格那樣繁忙,度假時還得抽空與中國開視頻會,一事無成的丈夫卻覺得被壓抑,再加上兩個反叛的孩子,以及和酒店侍應生偷情的女兒的女友,狀況迭出;再有一位精神失常帶著母親骨灰的富家老女人,在接受按摩治療之后放松了情緒,鼓動按摩師自立門戶,并宣布自己會投資……富貴與希望富貴的人,平庸和不甘平庸的人,在一個小小的度假酒店里上演了一出出悲喜劇。
但最終,酒店的服務員總得迎來送往一批又一批逃避現實放飛自我的富人,就仿佛元宇宙中的NPC需要忍受一批又一批玩家的虐。所不同的是,在《白蓮花》里,普通人的夢每每被富人一時興起卻始亂終棄的“自由”所玩弄,就好像被點燃了創業想法的按摩師,或者偷情中的侍應生,都最終會夢破而傷心。而那個質疑自己是否選擇錯誤的窮家女最終仍然不可能鼓足勇氣,放棄確定的富貴生活,去追逐充滿風險的夢想。
這樣的劇目,每每在人世間上演,即使跨入元宇宙的世界,也依然會如此。這恐怕是包括《失控玩家》在內大多數好萊塢大片的短板:一段沖突之后,即使是NPC,也不可能在虛擬的烏托邦中永遠幸福地生活下去。因為有智慧的地方,一定會有沖突。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朱凡
校對:張艷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失控玩家,元宇宙

相關推薦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