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文為何出罪?律師分析“阿里女員工被侵害”案的獲披露事實

澎湃新聞記者 譚君

2021-09-08 09:43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9月6日晚,濟南市槐蔭區人民檢察院的一份“無罪”通報,讓“阿里女員工被性侵案”的一只靴子落地。
此前被公安機關通報涉嫌“強制猥褻”的犯罪嫌疑人王某文,檢方認為其“實施的強制猥褻行為不構成犯罪”,不批準逮捕。而王某文既然實施了強制猥褻行為,何以又不構成犯罪?
9月7日,湖南省刑法學研究會原副會長、湖南律師協會刑事辯護專業委員會原主任賀小電,湖南綱維律師事務所律師賀律川接受澎湃新聞(www.xalcan.com)采訪,根據已披露的案情,從八個方面對王某文被檢方認定不構罪進行了深入解讀。
“通觀王某文的行為,其因酒后沖動對周某實施時間并不長、并有一定節制的強制猥褻行為,顯著輕微的情節表現出的危害性并不大。并不足以說明,必須通過刑罰的懲治,才可以防止其再犯。王某文的強制猥褻行為,已經使他失去了令人羨慕的工作、名譽遭受了巨大損失,承擔了失去自由的治安拘留處罰,在一般人看來,似已足夠?!辟R小電說。
刑法中的“但書”情形:有事實,無犯罪
我國《刑法》第237條第1款規定,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強制猥褻他人或者侮辱婦女的,構成犯罪?!斑@在刑法理論上,叫作行為犯。所謂行為犯,相對于結果犯而言,是指一旦實施了刑法分則規定的某種犯罪行為,不論是否對他人人身、財產造成了損害后果,均可構成犯罪?!辟R小電介紹,相對于“結果犯”而言,行為犯是一種看起來更嚴苛的犯罪。比如,“醉駕”“校車超載”“客車超速”等,這些犯罪并不需要造成損害后果,即可入罪。
然而,上述強制猥褻罪的規定,只是刑法分則單方面對犯罪客觀行為的規定,某一行為是否構成犯罪,除分則要求外,還必須符合刑法總則的規范。如犯罪主體、主觀故意或過失等,是所有犯罪必須考慮的條件。這就好比,一個小孩實施了所謂“強制猥褻”行為,但他不符合刑法對于犯罪主體的刑事責任年齡要求,當然也就不構成犯罪。同理,精神病人因為不具備刑事責任能力的要求,也不構成犯罪。
當然,阿里女員工被侵害案中的王某文,是強制猥褻的適格犯罪主體。但是,刑法中還有另外一條“排除規則”,即刑法第13條中的“但書”規定。該法條規定,依照法律應當受刑罰處罰的,都是犯罪,“但是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為是犯罪?!?br />
賀小電認為,具體就王某文案而言,檢察機關以他的強制猥褻行為不構成犯罪為由不批準逮捕,“說明檢察機關已經認定,王某文的行為符合刑法分則關于強制猥褻罪客觀行為方面的規定,同時符合刑法總則中的‘但書’規定,即王某文的行為屬于‘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情形,不構成犯罪?!?br />
那么,什么犯罪事實屬于“不認為是犯罪”呢?
賀小電說,判斷的標準,法律并無具體規定?!皩λ蟹缸镆膊豢赡芏甲鞒鼍唧w規范。有的司法解釋會對某些犯罪的‘不認為是犯罪’的情況進行規范,也不可能將所有‘不認為是犯罪’的情形窮盡?!?br />
賀小電介紹,司法實踐中,司法人員根據法律對設定犯罪的意圖、此類犯罪的常發性狀況、與犯罪相關的主體、客體、主觀、客觀方面的具體情節,根據刑事司法政策、原則,通過目的解釋、體系解釋等方法,對是否屬于“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情形進行判斷??隙〞r,則“不認為是犯罪”;否定時就“認為是犯罪”。
在賀小電看來,司法工作人員的這種“自由裁量權”,實際還會受到各種各樣的有形或者無形的因素影響。這些影響因素包括:嚴厲懲治犯罪、同情受害者的傳統,強大的輿論壓力,以及司法人員的智識、膽識與擔當。
從八個方面分析王某文強制猥褻卻出罪
那么,就本案披露的事實而言,王某文案具有哪些“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這一出罪情形呢?
賀律川認為,根據目前警方通報披露的事實,至少可以從八個方面分析,為何王某文強制猥褻行為符合刑法中的“但書”規定,而不構成犯罪:
第一,王某文不是受害人周某的上級、領導。從強制猥褻罪的入罪主體上看,如果行為人與受害人屬于同一單位,并有上下級關系,平時聯系較多,犯罪嫌疑人利用職權實施了強制猥褻行為,這就不可能屬于“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
第二,王某文的強制猥褻“意圖”,并非其主動、積極追求形成。犯罪中,犯罪嫌疑人的主觀動機、目的及其形成的原因,是衡量其主觀惡性、社會危害性的因素。本案中,從警方通報的情況看,王、周到濟南出差,入住不同酒店;在周某醉酒后,王某文與他人一同將周送到周入住的酒店房內,已經準備打車離開,因為接到胡某電話,而去看周某;王某文通過前臺并征得周某同意辦理了周某住房房卡,在周某房間逗留20分鐘,并對周某進行了強制猥褻,但其并未等到網上購買的避孕套送到,就準備離開。王某文第三次進入周某房間,也是基于接到同事的微信電話,并開著視頻通話,在幾分鐘后就離開。王某文第四次進入周某房間,僅是去拿雨傘,停留前后僅3分鐘。
“王某文強制猥褻意圖的形成并非是在事發之前主動、積極形成,而是在基于他人叫他去察看周某情況下,在周某入住的房間這一狹窄的環境中形成的?!辟R律川說。
第三,王某文實施強制猥褻的方式不惡劣。王某文并未采取暴力等手段,僅僅是利用周某酒醉這一客觀事實,而實施猥褻行為。這一醉酒客觀事實狀態,并非王某文先前刻意而為,且在行為方式上,相對來說不惡劣。此外,王某文本人也有飲酒,酒后行為可能失態。
第四,周某不是未成年人而需要刑法特別保護。從王某文行為對象上看,周某不屬于兒童、未成年人等在此類行為中特別需要通過刑罰手段來強化保護的對象。
第五,周某并未在物質上受損。從本案行為的結果上看,受害人周某沒有因王某文的行為,受到人身上的物質損害,盡管精神上具有損失,但后者屬于民法保護的范疇。刑事中的損害,表現為人身及其因為受到傷害需要支付醫療費等物質性的、財產性的實際損害。
第六,王某文進入周某房間的時間較短。據警方通報情況,王某文實施強制猥褻行為只有第二次進入周某房間才進行了強制猥褻,進房到離房20分鐘,次數1次。且王某文在當時的環境下可以不受障礙下延長時間,但他沒有,從這個情況看,其強制猥褻時間不算長,情節并不較重。
第七,王某文進行強制猥褻行為有所節制,主觀惡性不深。從王某文行為的環境看,他在第三次、第四次進入周某房間,也有機會猥褻,且他已經購買了避孕套,但他在避孕套到了也未去取,在完全可以進一步對周某強制猥褻甚至實施更重的侵害時,他并未去實施,說明他主觀上對周某的強制猥褻行為是有所節制的。這不僅在客觀情節上,成為他情節顯著輕微的表現,而且在主觀上體現,也反映出他主觀惡性程度不大、不深。
第八、王某文如實供述自己的行為。從本案證據情形看,周某7 月 28 日上午認為自己可能在醉酒狀態下被人侵害,與丈夫通話后于中午報警。她并不能確信王某文是否對她進行過強制猥褻。在房內行為沒有錄音錄像等客觀證據的情況下,要認定王某文構成強制猥褻,只能有賴于王某文的供述。從檢察機關不批準逮捕通報的理由來看,認定了王某文構成強制猥褻,公安機關據此還對他進了治安拘留處罰。這些,應該離不開王某文的主動承認。
王某文若構成刑事犯罪,此舉屬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在量刑中作為之行為危害性大小的表現會加以評判。同理,強制猥褻危害性不是明確達到應受刑罰懲罰的程度而不是必然構成犯罪的情況下,就之危害性大小進行罪與非罪的考量時,嫌疑人的主動如實供述,自然應當成為其行為整體社會危害性不大的體現。
刑法的謙抑性原則
賀小電介紹,刑法理論歷來主張刑罰的適度限制適用,反對重刑主義,并以刑法謙抑性原則進行解釋。刑法事涉當事人的財產、自由乃至生命。所以,作為犯罪行為,必須不僅要求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而且要求具有應受刑事處罰性。
后者要求每一行為只有應當受到刑事處罰時才能將之明確規定為犯罪。否則,如果不具有應受刑事處罰性,達不到應當受到刑罰處罰的程度,如通過民事、行政等法律加以處罰就可達到懲罰、預防此種犯罪的效果,實現刑罰一般預防與特殊預防的統一,就不應規定或者認定為犯罪。
賀小電介紹,對于具有社會危害性的行為,刑法乃是最后一道把關口。只有其他法律難以或者不足以懲罰、預防某些行為的發生時,才動用刑法加以界定。這便是理論上的刑法謙抑性原則之說。
“通觀王某文的行為,其因酒后沖動對周某實施時間并不長、并有一定節制的強制猥褻行為,其情節表現出的危害性并不大。并不足以說明,必須通過刑罰的懲治,才可以防止其再犯。王某文的強制猥褻行為,已經使他失去了令人羨慕的工作、承擔了失去自由的治安拘留處罰,在一般人看來,似已足夠。從這種意義上來說,也就達到了一般預防的效果,即教育、警戒、預防他人實施同樣犯罪的目的?!辟R小電說。
賀小電認為,本案中,在對被害人同情的輿論壓力之下,檢察機關在認定王某文實施了強制猥褻行為而宣告不起訴,“一定程度上體現了辦案人員的依法擔當”。同時,周某報警時的不如實、全面的陳述,導致對周某陳述真實性的質疑,也部分影響了該案,出現有利于王某文的結果。
澎湃新聞注意到,王某文妻子接受多家媒體采訪時稱,本案中,周某雖然喝了350毫升的低度白酒,但意識清醒,并且在搭乘出租車送周某回酒店途中,“周某借酒勁摟抱我丈夫”,在他脖子左側留下了明顯的吻痕(俗稱草莓?。?,“我丈夫明確表示拒絕‘別這樣,別這樣’?!薄斑@一事實,檢察機關、公安機構均未認定,如果認定了,我認為,就不存在王某文強制猥褻周某這一事實成立的問題?!辟R小電說。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湯宇兵
校對:欒夢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阿里女員工被侵害,強制猥褻

相關推薦

評論(395)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