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的絲綢存在嗎?蜀錦非遺工匠再現三星堆絲織品原貌

央視新聞

2021-09-11 16:54

字號
央視新聞9月11日消息,在三星堆的考古發掘中,考古人員發現很多青銅器物的表面,附著大量黑色的灰燼物質,這些物質是什么呢?經過檢測,研究人員意外發現,這些物質里含有絲蛋白。在殷商時期的其他遺址中,考古人員曾發現很多青銅器上有用絲綢包裹后、再埋藏的痕跡。那么,三星堆人是否也用絲綢織物包裹青銅器呢?經過半年多的研究,中國絲綢博物館和四川省考古研究院聯合發布了研究成果。
中國絲綢博物館副研究館員 楊海亮:當時青銅器首先帶了八九樣品(回杭州),據我們統計,應該40%以上都是含有絲織品的。 
和其他遺址、墓葬等場所出土的絲綢成品不同,三星堆的“絲綢”以另外一副面貌出現在考古人員的面前,增加了檢測難度。 
中國絲綢博物館研究館員 周旸:比如青銅器表面只留下印痕,有泥化,它在整個坑里面就像一堆泥一樣。另外還有更加極致的就是灰化,經過焚燒,這給我們工作帶來了一定挑戰。 
三星堆織物有三種:絹、綺、編織物
面對高難度檢測,中國絲綢博物館檢測團隊使用了高倍顯微鏡、免疫學分析、同位素研究等一系列研究手段。經過分析,專家發現三星堆的織物有三種。
中國絲綢博物館副研究館員 龍博: 一種是絹,一種是綺,還有一種是編織物。
以8號坑一件青銅器附著物上的織物為例,研究人員判斷出這是絹的品種。但它的顏色,已經無從考證。 
中國絲綢博物館副研究館員 龍博:用這種紅色的為了突出顯示它的織物組織結構。這個染料的信息因為時間太長,已經流失掉了。 
中國絲綢博物館副研究館員 龍博:這臺織機上面,現在我們就是紡織的這次三星堆發現的其中一種織物品種。這里還有另外兩種絹織物,一種是經緯線比較細,而且比較密一點的這種平紋絹織物。另外一種是經緯面比較大一點的平紋絹織物,也可以叫綢,綾羅綢緞里的綢。
三星堆絲織物的發現,也實證了文獻與傳說中,經常提到的古蜀王國和絲綢間千絲萬縷的關聯。 
中國絲綢博物館研究館員 周旸:我們可以把四川盆地的絲綢最早推到三星堆,推到商代,推到三千多年前。我們可以看到,四川盆地,我們的三星堆跟殷墟是交相呼應的。 蜀錦非遺工匠再現三星堆絲織品原貌
根據三星堆絲織品殘跡的高清圖片及相關數據,成都蜀錦織繡博物館的一位蜀錦非遺傳承人,復原了絲織品的制作步驟。
蜀錦非遺傳承人 曹代武:我手上現在拿的這個就是生絲。古人那個時候,就用的這種生絲。然后根據這個工藝復制的要求,這個一根絲是不夠的,就需要三根或者是四根把它并在一起,才能去生產復制。 
先并絲再捻絲,古蜀人純手工捻絲成線
曹師傅告訴記者,具體用幾根絲并在一起,這完全是根據三星堆考古專家給出的絲織品工藝數據要求來制作,把幾根生絲并在一起這道工序被稱作“并絲”,在并絲之后,他們需要把這三根或四根生絲擰在一起,形成我們看到的一根線,這道工藝稱為“捻絲”,據推測,在三星堆時期,古蜀人就是用純手工方式把線在手中搓一下來達到捻絲成線的目的。
蜀錦非遺傳承人 曹代武:第二道工序就是整經。在古時候,古人肯定沒有現在這個先進的整經機。他都是用傳統的手工(方式),這樣來整經,來繃這個絲線。 
并絲、捻絲、整經等工序都是在為最終上織布機做準備。曹師傅將卷好的經軸上到織布機上后,按照織物的工藝要求開始穿綜、撩扣。 
蜀錦非遺傳承人 曹代武:當時(三星堆時期)織物的組織,是一種平紋的那個組織,是一經一緯編織的。1厘米就是說它的經(線)密(度),就是經線20根,它的緯線,1厘米是18梭,就是18緯,我現在復制的就是這個品種。 
在經過打緯織造這最后一道工序后,復原的絲織品最終呈現在我們面前。整塊絲織品經緯排列十分整齊,質地薄如紙張。曹師傅說,在三星堆那個時代,古蜀人借助什么機具來編織,這有待考古發現來進一步解釋。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柴敏懿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三星堆

相關推薦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