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李箱藏尸案被害女孩:輟學打工,案發當日親屬收到反常微信

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實習生? 張瑤

2021-09-13 12:14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發生在江西吉安市泰和縣城的“行李箱藏尸案”近日受到關注,33歲嫌犯謝某和19歲被害女孩方某某同在泰和縣一家知名KTV上班,兩人是上下級關系。
方某某的老家,在案發地400多公里外的上饒市廣信區茶亭鎮前坊村。方某某多位親屬告訴澎湃新聞(www.xalcan.com),案發后,方某某的銀行卡、手機、身份證等都不見了,警方透露謝某從方某某的支付寶轉走了四千元。作案兇器是一把匕首,被謝某扔進河里,已被打撈上來。謝某、方某某所工作的KTV相關負責人稱,謝某已于今年8月底離職,此事KTV沒有責任,只愿意補償5萬元,家屬不認同KTV的說法,沒有同意。方某某一家三代12口人住在一棟兩層的老磚房里,蓋新房是全家多年來的心愿。 本文圖片?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方某某一家三代12口人住在一棟兩層的老磚房里,蓋新房是全家多年來的心愿。 本文圖片 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方某某全家祖孫三代12口人住在一棟30多年前建的磚房里。據其親屬介紹,初中未畢業,方某某外出打工。今年4月,在幾位朋友的介紹下,方某某離開上饒市區,后到了吉安市泰和縣,在那邊的KTV上班。直到今年8月,方某某才告訴家人,她離開了上饒市,在泰和縣工作。
在親屬眼里,方某某聽話懂事、活潑可愛,會把工資上交父母。方某某的奶奶劉桂芳(化名)說,她擔心孫女出遠門打工被人騙,孫女說,“不是沒有大腦的人,不會被人騙的”,且不會過早談戀愛、結婚,要賺錢幫家里蓋房。方某某。

方某某。

外出打工的少女
方某某的老家前坊村,距離上饒市區20多公里。方某某家的住房是一棟兩層老磚房,于上世紀80年代修建,屋內凌亂,家具破舊。
方某某的奶奶劉桂芳告訴澎湃新聞,大兒子一家在外面住,她和丈夫以及二兒子一家五口、三兒子一家五口等12人生活在一起,“房間不夠用,得多人擠一張床”?!吧w房”是一家人多年來的心愿。
劉桂芳說,她和老伴年紀大,沒什么掙錢能力,二兒子和媳婦打零工,工資不高,三兒子有殘疾,由于多種原因沒評上低保。
方某某是劉桂芳二兒子的大女兒,從小由劉桂芳帶大。據劉桂芳介紹,初二時,方某某輟學,跟嬸嬸外出打工,學校要求方某某回來讀書,之后方某某回來讀了一段時間,沒有拿到初中畢業證。自16歲開始,方某某正式外出打工,先去福建打工半年,再跟大伯在浙江義烏賣衣服一年,后又跟著嬸嬸打工。2021年春節后,聽說上饒市區有賣衣服的工作機會,方某某就去了上饒市區。方某某的臥室,過年回家她需和妹妹擠一張床,床上還有她的包、化妝品等物品。

方某某的臥室,過年回家她需和妹妹擠一張床,床上還有她的包、化妝品等物品。

方某某的妹妹方晴(化名)透露,今年4月,在本地幾位女孩的介紹下,姐姐離開上饒市區,和幾位女孩前往鷹潭市貴溪市的KTV上班;至5月,姐姐到了吉安市泰和縣,“前后換了3個KTV,也是在那里認識了謝某”。
劉桂芳表示,此前,家人一直以為方某某在上饒市區工作,直到8月份,他們才得知方某某去了泰和縣。
今年7月,劉桂芳想方某某回家吃飯,但沒打通方某某的電話。十多天后,方某某給父親打來電話稱,自己不在上饒,在吉安。當時,家人不放心,方某某說,“(自己)不是沒有大腦的人,不會被騙的”。
劉桂芳透露,孫女曾她跟說,自己不想太早結婚,想賺點錢給家里蓋房。過去,孫女會拿錢回家,如孫女曾幫大伯在浙江義烏賣衣服一年,賺的2萬元給了爸爸,但今年,孫女沒有寄錢回來。9月6日15時許,方某某發了最后一條朋友圈,和工作有關,未見異常。

9月6日15時許,方某某發了最后一條朋友圈,和工作有關,未見異常。

反常的微信
9月6日15時許,方某某發了一條朋友圈,內容和工作有關,未見異常。
當日18時20分許,方某某的表姐收到方某某發來的微信稱,其微信登錄不上,幫忙發下驗證碼。隨后,表姐在微信群通知了方晴等人。方晴給方某某的微信發去驗證碼,方某某用文字回復:“已經好了”“老妹你帶銀行卡沒有”。方晴說“沒有”,給方某某打微信視頻電話,遭拒接。9月6日19時許,方某某和妹妹的聊天。妹妹說,方某某從不會喊她“老妹”,也很少用純文字聊天。

9月6日19時許,方某某和妹妹的聊天。妹妹說,方某某從不會喊她“老妹”,也很少用純文字聊天。

幾乎是同一時間,9月6日18時30分左右,方某某的爸爸也收到了方某某發來的微信文字,稱要家里的銀行卡。方某某的爸爸以為,可能是孩子發工資了,要把錢打到銀行卡,就讓自己的弟弟找銀行卡。
微信聊天記錄顯示,當日19時許,方某某的三叔沒找到銀行卡,給方某某打去微信視頻電話,遭拒接。隨后,方某某回復文字:“在上班”。之后,方某某的三叔給她語音留言,方某某用文字回復稱,“我也不記得了,房間找一下啊”。9月6日19時許,方某某微信問父親要銀行卡,父親讓方某某的三叔去找,方某某的三叔沒有找到。

9月6日19時許,方某某微信問父親要銀行卡,父親讓方某某的三叔去找,方某某的三叔沒有找到。

直到第二天下午5時左右,家人才得知方某某被害了,不少記者的電話也打到了村里。此時,黑衣男子在街上拖著藏有尸體的行李箱,攔出租車被司機發現異常后報警的監控視頻早已瘋傳網絡。
當晚,方某某的父母、舅舅、村干部等人趕往泰和縣,并于8日一早抵達。事后回想,方某某的親屬認為,9月6日下午,方某某發給家人的微信文字,要么不是其本人發的,要么其當時已遭挾持。方晴分析說,姐姐跟家人微信聊天,一般發語音,或打語音、視頻電話,很少用純文字聊天;姐姐從不喊她“老妹”,都是有事說事;家人給姐姐打去的視頻電話,均沒有接。但在當時,家人都沒有意識到方某某可能出事了。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泰和縣龍信大酒店四樓是一家名叫“銀河國際娛樂會所”的KTV(以下簡稱銀河國際KTV)。33歲的陜西寧強縣人謝某是該KTV的一名經理,管理著幾十名推銷酒水的年輕女孩,方某某就是其中之一。距離此地200多米外,有一家“格藍云天酒店”,銀河國際KTV在該酒店租了一些房間,供KTV部分員工居住,相當于是“員工宿舍”。事發前,方某某和謝某都住在該酒店五樓,且是對門。事發前,涉事KTV在格藍云天酒店租了房間,供部分員工居住,相當于是“員工宿舍”,謝某和方某某都住在酒店的五樓。

事發前,涉事KTV在格藍云天酒店租了房間,供部分員工居住,相當于是“員工宿舍”,謝某和方某某都住在酒店的五樓。

事后曝光的多段視頻顯示,9月6日20時50分左右,謝某提著黑色行李箱走進格藍云天酒店的大堂。當時,謝某步伐輕盈,提行李箱并不吃力。9月7日一早,謝某拖著該行李箱離開格藍云天酒店門口,并沿白鳳大道向北走了幾十米,后等十幾分鐘等來出租車。
9月10日,澎湃新聞走訪發現,格藍云天酒店已經停業。當天,一位民警在該酒店調取監控,其稱未經相關部門批準,該酒店不準外人進入。據封面新聞報道,知情人介紹,謝某所提的行李箱是其花400元從超市購買的。
多位方某某的親屬向澎湃新聞表示,他們看過方某某的遺體,其頸部、手臂外側呈紫紅色。民警向家屬介紹,經法院查驗,方某某的死亡時間應該在9月6日19時-20時左右,“飯后兩小時”。謝某作案的兇器是一把匕首,被其扔到河里,已被打撈上來。家屬曾問過警方,方某某是否曾遭性侵,警方回復稱相關情況還需進一步調查。謝某在工作群里的發言。

謝某在工作群里的發言。

方某某的家屬稱,截至9月12日,警方未向家屬透露謝某作案的動機。澎湃新聞調查發現,謝某的多位同事稱,此前,謝某找同事借過錢,也找方某某借過。事發前幾天,謝某一直沒去KTV上班。謝某的同事接受媒體采訪稱,謝某染上了賭博,曾挪用員工工資用于賭博。
方某某的家屬表示,民警曾向他們透露,謝某轉走了方某某支付寶里的四千元。目前,方某某的身份證、銀行卡、手機等均未見到,不清楚其存款是否均被謝某轉走。
多位銀河國際KTV的員工透露,謝某和方某某的關系好,走得很近。方晴表示,姐姐說過不想那么早談戀愛,也說過自己沒有談戀愛,她認為姐姐和謝某不是情侶。
家屬仍在等待處理結果
目前,方某某的父母、舅舅等家屬仍守在泰和縣,等待處理結果。方某某的遺體沒有火化,家屬的態度是,“沒結果前,沒法火化”。
一個尷尬的處境是,9月8日至今,方某某的父母、舅舅等親屬一直守在泰和縣,一群人的食宿均自理。對于方家而言,這是一筆不小的經濟負擔。時間拖得越久,他們越難以承受。
家屬難以接受的是,銀河國際KTV相關負責人在和家屬溝通時稱,謝某已于8月底從KTV辭職,此事和KTV無關,僅愿意補償5萬元。而家屬認為,謝某、方某某均是該KTV的員工,均住在該KTV租的“員工宿舍”(指格藍云天酒店),且案發地極可能就在“員工宿舍”,KTV有一定的責任。事后,該KTV自行停業,家屬認為KTV把責任推得一干二凈,所提出的5萬元補償沒有誠意。
澎湃新聞調查發現,謝某多名同事稱,案發前幾天,謝某沒有去KTV上班。在銀河國際KTV的9月1日-6日進店登記中,沒有謝某的名字,而根據該KTV一份9月值班表,9月3日、8日、13日、18日、23日、28日為謝某值班。謝某的最后一條朋友圈發布于9月5日,其內容為招人消息,配圖有“銀河國際”的字樣。河國際KTV相關負責人向家屬稱,謝某已于8月底從KTV辭職。而謝某最后的一條朋友圈發布于9月5日,內容是招人信息,配圖有“銀河國際”的字樣。

河國際KTV相關負責人向家屬稱,謝某已于8月底從KTV辭職。而謝某最后的一條朋友圈發布于9月5日,內容是招人信息,配圖有“銀河國際”的字樣。

案發前謝某是否在職?澎湃新聞曾向銀河國際KTV一位王姓負責人求證,對方未接聽電話,未回復短信。
方某某的家屬向澎湃新聞表示,他們的訴求很簡單,一是警方盡快查明案情,二是相關部門調查涉事KTV是否存在問題。
過去,每隔兩三天,方某某會和妹妹方晴用微信視頻聊幾句。今年8月,方某某的業績拿了整個KTV的第一名,她很高興,跟妹妹分享這一消息時還向妹妹要掌聲,并透露自己已存下六七萬元。
方晴說,最初,他們當地有幾個女孩子和姐姐一起去KTV上班,后來其他女孩都沒做了,只有姐姐一個人沒有回來,還傻傻地留在那邊。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湯宇兵
校對:施鋆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行李箱藏尸案,輟學打工,女孩

相關推薦

評論(235)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