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臺捐款糾紛事件背后:捐款人先違約,受捐單位履約獲支持

澎湃新聞記者 張家然

2021-09-26 19:51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山東煙臺一捐款‘被街道轉走’和捐款人被村委‘逼捐’”的消息在網上引發關注。
“這件事的根本在于捐款人常德在捐款執行過程中中止繼續履行捐款義務,發生違約,這在公益捐款過程中是違反合同法規定的。而受捐單位牟平區寧海街道辦事處有權利按照常德之前在協議書中同意的事項履行協議,寧海街道辦事處的履約行為也獲得了多級法院的認可,相關行為并無違規?!?月25日,參與此事處置的山東古名君律師事務所律師陳文勝向澎湃新聞(www.xalcan.com)這樣解釋。
據媒體此前報道,常德捐出4300萬元對其老家寧海街道辦新牟里村進行扶貧,然而說好的和街道共同管理的錢卻被私自轉走。常德隨即向法院起訴寧海街道辦,要求其退回被劃走的款項,但被法院判輸了官司。而在訴訟期間,寧海街道辦新牟里村委會,卻向法院起訴常德,要求其支付“承諾捐款”的不足部分2855萬元。
澎湃新聞另從裁判文書網查詢發現,針對捐款人常德提出的“捐款被街道轉走,本人不知情”問題,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分別于2015年、2016年、2017年駁回了常德的訴訟或再審請求。關于“常德被村委‘逼捐’”問題,實則為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5年判決常德“支付剩余捐贈款項”。
澎湃新聞梳理多級法院判決發現,公眾針對此事件的諸多疑問,法院在判決中多數已給出了解釋。
疑問一:為什么要捐款?
1985年12月,新牟里村原黨組織書記常宗琳創辦了村辦集體所有制企業山東新牟國際聯合企業總公司。2006年該公司開始進行改制,改制為有限責任公司,不再保留集體股份,于2008年成立了煙臺東潤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潤公司”)。
多份法院相關判決均提及,常宗琳生前曾對有關人員有過囑托,要求股東拿出部分股份用于解決村民的福利待遇。東潤公司股東同意將改制時享受的獎勵股份和一次性付款獲得的優惠折成股份的分紅成立常宗琳福利基金,用作改善新牟里村民生活和福利救濟等。
“新牟村村民就東潤公司改制問題一直意見很大,因為村民并沒有獲得多大的實惠,而常宗琳等管理層卻受益不少,這也是為什么改制后常宗琳等東潤公司股東同意成立基金,改善村民生活的原因?!标愇膭偻嘎?。
常宗琳去世后,其已加入美國國籍的兒子常德成為常宗琳在東潤公司31%股份的合法繼承人。
牟平區政府2010年12月《關于研究新牟里村16#和18#樓居民安置及東潤公司改制有關問題的會議紀要》載明,這次會議議定:(一)東潤公司要及時協助常德辦理好繼承股東資格變更工商登記手續。(二)責成寧海街道辦事處督促新牟里村委和東潤公司做好股東工作,將企業改制期間給予股東的獎勵股份和全體股東享受一次性付款優惠股份(折36%)的分紅和股權轉讓出售時所得,用于成立常宗琳福利基金,此基金由寧海街道辦事處設專戶監管,由新牟里村委和東潤公司共同管理,專項用于改善新牟里村民生活和福利救濟等。
常德和其他股東均按這一會議議定開始履約。
常德出具的承諾書 受訪者 供圖

常德出具的承諾書 受訪者 供圖

2011年2月,常德出具承諾書,“本人繼承父親常宗琳在東潤公司股權中的獎勵股及優惠股折公司總股份15.92%股權之每年分紅及該股權轉讓(不得低于市場價格)等全部收益于產生之日交于寧海街道辦事處用于成立常宗琳專項福利基金,并按照牟平區人民政府2010年12月會議紀要第二條之要求,用于改善新牟里村民生活和福利救濟等?!?br />
不過,雙方后來對這項承諾書中的表述理解產生了分歧。
其中,常德認為此處表述的常宗琳專項福利基金實際為成立常宗琳專項福利基金會之意。
寧海辦事處對此提出異議,認為常德在其出具的承諾書、與寧海辦事處簽訂的協議中均明確表述成立的是常宗琳專項福利基金,而非基金會?;饡且粋€社團法人,需要履行相關行政核準程序經登記才能設立,而常宗琳專項福利基金只是一筆專用款項的名稱,對于該筆專用款項的用途在承諾書中已經予以明確,用于改善新牟里村民生活和福利救濟,只要符合這種用途就是常德贈與的本意。
最終,經法院庭審調查,常德認可在其出具承諾書及與寧海辦事處簽訂協議書的過程中,常德沒有提到關于涉案資金的運作、具體如何使用等問題,只是明確設立常宗琳專項福利基金的意圖是用于改善新牟里村民生活和福利救濟等。
疑問二:捐款被街道辦私自劃走?
作出捐款承諾后,一切都開始按程序辦理。
2013年5月,常德與寧海辦事處簽訂協議書約定,協議簽訂后三個工作日內,雙方配合,開立下列共管賬戶:A共管賬戶,為雙方在中國銀行煙臺分行開立的共管賬戶;B共管賬戶,為常德母親姜宗美與寧海辦事處的共管賬戶,常德負責協調姜宗美,配合寧海辦事處到銀行開立共管賬戶,作為常宗琳專項基金賬戶。
在常德退出東潤公司時,由東潤公司配合將常德持有東潤公司15.92%股份的凈收益劃至A共管賬戶;資金到賬后一個月內,常德配合寧海辦事處將該筆資金從A共管賬戶資金劃轉至B共管賬戶,由姜宗美與寧海辦事處共同管理該筆資金,如該筆資金到A賬戶后一個月內不能劃入B共管賬戶,寧海辦事處有權提請人民法院強制劃轉,以保證該資金及時存入B共管賬戶。
常德與寧海辦事處簽訂的協議書 受訪者 供圖

常德與寧海辦事處簽訂的協議書 受訪者 供圖

澎湃新聞計算發現,上述協議內容意味著,常德要將其持有東潤公司31%股份的51.354839%的收益拿出來進行捐贈,這51.354839%的收益成為常德對新牟里村民的捐贈承諾。
2013年5月10日,寧海辦事處在中國銀行煙臺市分行開設共管賬戶。2013年5月11日,常德與東潤公司簽訂了退股協議書。同年5月23日,東潤公司向寧海辦事處共管賬戶A轉賬42918342.10元。
之后,協議書中約定的B賬戶一直沒有開設,對于沒有開設的原因,常德主張協議書明確B共管賬戶是姜宗美與寧海辦事處的共管賬戶,常德已經盡到了協調義務,賬戶沒有開立常德不清楚什么原因,且責任不在常德。寧海辦事處主張按照協議書的約定,由常德負責協調姜宗美配合開立B共管賬戶,由于常德沒有協調好姜宗美,共管賬戶一直沒有開立,責任在常德。
法院認定,最終,在2014年4月,寧海辦事處將A共管賬戶中的涉案款項劃轉至新牟里村委,寧海辦事處事先征得了姜宗美的同意,常德的全權委托代理人姜學哲把常德的私人印章交給東潤公司,由東潤公司財務部門和寧海辦事處工作人員共同在銀行辦理轉賬手續。
分歧在此又出現了,常德并不認可此次轉賬行為,認為未經其允許就劃走了共管賬戶中的錢。
對此,2015年12月,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常德與寧海街道辦事處贈與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2016年9月,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常德與寧海街道辦事處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17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常德、寧海街道辦事處合同糾紛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
三級法院均未支持常德的訴求。其中,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在一審中認定,根據合同法第186條之規定,涉案承諾書為不可撤銷合同。最高人民法院在裁定書中也認定,寧海街道辦事處具有督促常德捐贈資金到位并予以管理的權利和義務,且協議書是雙務性質的,常德不享有單方任意解除權。
我國合同法規定,贈與人在贈與財產的權利轉移之前可以撤銷贈與,但是具有救災、扶貧等社會公益、道德義務性質的贈與合同或者經過公證的贈與合同,不適用這一規定。具有救災、扶貧等社會公益、道德義務性質的贈與合同或者經過公證的贈與合同,贈與人不交付贈與的財產的,受贈人可以要求交付。
常德承諾的捐贈行為被認定為屬于“具有救災、扶貧等社會公益、道德義務性質的贈與”。
最高人民法院解釋,由于常德怠于協調姜宗美女士開設B共管賬戶,導致常德承諾捐贈的專項資金轉賬至A共管賬戶后未能轉至B共管賬戶,無法實現捐贈目的,故應視為捐贈資金從A賬戶轉出的條件已經成就。寧海街道辦事處負有保證資金及時存入B共管賬戶的義務,其本應提請人民法院強制劃轉資金以實現捐贈目的,但鑒于姜宗美同意,受贈人新牟里村民亦通過村民代表會議形成表決意見及分配方案,故寧海街道辦事處將款項從A共管賬戶直接劃出轉交給新牟里村委,并不違反協議書的約定。
另外,常德還曾指出上述近4300萬元的捐款未足額發放給新牟里村村民。
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的二審判決否定了常德的這一指控。判決顯示,新牟里村委于2014年4月11日至2014年8月26日總計發放村民福利基金106298791元,這1億多元的發放總額中包含2014年4月11日與2014年4月25日分別收到寧海辦事處轉賬支付至新牟里村委的常宗琳福利基金款本息合計43052007.55元。
疑問三:被起訴是否是“逼捐”?
常德已經捐款近4300萬元,為何后面又出現了須再捐2855余萬元的事?
2017年4月,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了《寧海街道辦事處新牟里村民委員會與常德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被告常德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寧海街道辦事處新牟里村民委員會支付捐贈款項28551448.94元。
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新牟里村委起訴要求常德交付承諾捐贈款項的不足部分理由正當,證據確鑿,依法應予支持。
澎湃新聞對比發現,因為常德、寧海辦事處、新牟利村委等涉事三方對捐款數額的計算方式存在差異,導致這筆超過2855萬元的捐贈款起初未被計算在內。
新牟里村委對常德未支付承諾捐款的數額計算依據為,常德轉讓股份的收益應當是收入-成本=收益。經核算,常德持有東潤公司股份轉讓的總收入款為2.1億元,在這份總收入款中去除賬面成本、稅費成本、企業所得稅后,剩余8358萬元,以這份剩余利潤額乘以承諾給村民的比例51.354839%最終得出42918342.10元,這筆錢是常德已經捐贈的金額。
但是,新牟里村委后來發現上述計算中的賬面成本并不能作為核算依據,應該用常德的實際出資替代,常德實際出資僅為2290萬元,賬面成本為92395518元。
新牟里村委認為,常德承諾捐贈款項的不足部分為賬面成本減去常德實際出資、再減去常德應當承擔的個人所得稅,最終得出的55596414.4元也是常德的收益部分,這部分同樣須按51.354839%的比例進行捐贈,即28551448.94元。
雖然常德并不認可這一計算方式,但是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最終認定了新牟里村委這一計算方式的合理性,并且據此作出上述判決。
澎湃新聞另從牟平區委有關部門獲悉,2019年1月,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將該案件指定給牟平區人民法院執行,目前已執行了常德在萊山區的一套房產,且常德被限制高消費。
疑問四:“常德”私人印章是真假?
上述媒體對該事件報道中還提及,2021年1月29日,常德委托律師向煙臺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牟平分局經偵大隊報案,控告牟平區寧海街道辦事處以偽造“常德”私人印章,將中國銀行煙臺分行共管賬戶4300余萬元巨款轉走,涉嫌“票據詐騙”。
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在此前的判決中認定,上述款項轉賬時,常德的全權委托代理人姜學哲在場并且經辦。姜學哲把常德的私人印章交給東潤公司,由東潤公司財務部門和寧海辦事處工作人員共同在銀行辦理轉賬手續。
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在此前的判決中還提及,2012年12月13日,常德出具授權委托書,載明:茲授權姜學哲辦理本人在東潤公司股份轉讓相關工作等事宜。審理中,常德就該委托書中的簽名是否為其本人所簽申請司法鑒定。本院依法委托山東衡信司法鑒定中心進行了司法鑒定,結論:標稱“2012年12月13日”的授權委托書中的“常德”簽名是其本人書寫。雙方對該鑒定結論沒有異議。
另據牟平區公安分局調查取證,涉案轉賬支票系當場從銀行購買,并非偽造,在該轉賬支票上加蓋的常德個人印章與常德在中國銀行預留的個人印章也經過煙臺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的同一認定。經過調查,未發現相關人員偽造常德個人印章的情形,“票據詐騙”不屬實?;诖?,2021年7月,區公安分局依法作出不予立案的決定。
上述媒體報道還提及,“我曾委托西北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對印文中的常德兩個字進行了鑒定?!背5抡f,對中國銀行轉賬支票上加蓋的“常德”印鑒,與銀行預留的“常德”印鑒進行鑒定,該中心出具了“常德”印鑒并非同一枚的《司法鑒定書》。
澎湃新聞從牟平區公安分局獲悉,近日,牟平區公安分局安排偵查員專門赴西北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調查,西北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鑒定人員稱,僅對常德代理律師提供復印件上的印文進行了鑒定,結論是“傾向性”意見,傾向于不同印章加蓋。
“經將煙臺市公安局提取的原件與西北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使用的樣本進行比對,發現西北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依據的復印件變形嚴重,不能作為案件辦理的依據?!蹦财絽^公安分局辦案人員透露。
“同一人可以有多個印章,即便不是同一枚印章,只要授權委托程序合法合規,其委托辦理行為就可以視作經過了委托人的同意?!标愇膭俳忉?。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蔣晨銳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煙臺捐款糾紛

相關推薦

評論(285)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